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观察 --> 再谈百度文库

再谈百度文库

作者: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推荐文章 发布时间:2011-03-27 20:56:42 人气:7521 评论:0
标签: 百度文库 韩寒 李彦宏 沈浩 中国作家

    羊城晚报讯:“24日晚8时56分,参与组织出版业、作家群体与百度谈判的著名出版人沈浩波发出微博,宣布双方在当天下午进行的谈判已告破裂。著作权人一方提出的诉求全部被驳回,沈浩波呼吁所有权利人继续维护自身权益。”

    这个沈浩波在其微博中使用了法律语言“驳回”这个词,足见得他是个法盲,谈判一方提出的方案被对方拒绝怎么能叫“驳回”呢?连什么叫“驳回”都不懂的一群乌合之众搞维权,不输那才叫怪呢?

    与此同时,网上又见韩寒的博文《为了食油,声讨百度》。韩寒小兄弟也是挑战百度出面维权的作家之一,他在这篇博文中谈了他对此次与百度谈判失败的看法。其中有两处还是很感动人的:一是描述百度与谷歌的区别,“谷歌要脸,所以大家都想冲上去撕破它的脸皮,百度不要脸,大家一看没脸可撕,就四散了”;二是描述中国作家平均“月薪只有800元,还要打税”,“很多网络作家更是一天要写一万字,靠着千字两分钱的下载收入维生”的窘境。

    呵呵。

    韩寒所谓的谷歌“要脸”是指谷歌当年“扫描了中国作家的图书,每本先支付几十美元,然后显示目录和内容摘要,如果要阅读全文,就付费下载,谷歌图书馆再和中国作家分账”;韩寒所谓的百度“不要脸”是指,“百度文库从来都是所有作家所有图书免费阅读下载”。

    其实,谷歌和百度的最大区别并不是谷歌“要脸”和百度“不要脸”。而是我党对他们的区别对待,这个与作家的著作权保护完全无关。韩寒博文中已经意有所指,读者诸君应该看得懂的。即使有那看不懂的,66我老人家也不想替韩寒说白,自己多想想吧,慢慢会懂的。

    至于作家的窘境,咱虽然理解,但不同情。66我老人家早前就在《百度文库和文人撒娇》里说过:文人如果沦落到只能以卖文为生的程度,则必然文风下贱。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只要是一个心智体力正常的人,养活自己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卖文能赚到多少钱呢?以卖文为生的人实在是太可怜了。只有那些在人世间打拼到一定程度,经济上自立,基本生活条件有保障的人,才能够“我手写我心”,说真话,写真文章;才能够不媚权、不媚利,做一个真正的文人。

    在讨论作家、出版商与百度文库之间的是非恩怨之前,我们必须搞清楚这样一个前提: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写作和出版方式势必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先说写作,作品经作家创作出来之后,最重要的是发表权,其次才是财产收益权。发表权是皮,财产收益权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国大陆现在最需要维护的著作权权利是作品的发表权。当然,作品发表后的财产收益权也需要维护,但那毕竟是第二步的事情。谷歌就是在这个问题上与我党不妥协才被迫出走的。

    再说出版,纸质出版物的没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而电子出版物通过网络发行是确定无疑的大趋势,当年的谷歌本来是做好事,想为中国电子出版物的网络发行建立一个平台,这样网企、作家、读者三方都获益。但中国的作家们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把“要脸”的谷歌赶走了,让“不要脸”的百度更猖獗。中国的作家们落得如此下场那也是活该,谁让你们当我党的狗,党叫咬谁就咬谁呢?

    最后要说的是,百度至所以敢“驳回”,决不是因为韩寒小兄弟所谓的“李彦宏他爸是李刚”,也不是因为“没一个告的赢。百度很有钱很有门路,据说很多法院他们都能搞的定。百度的公关又很强大,据说很多媒体他们也都搞的定。”。百度在此次谈判中提出的要求只是著作权人必须先将自己作品的全文上传至百度服务器,然后由百度文库的“技术比对系统”以此为依据与网友自动上传的文字进行比对,经审查证实是盗版侵权的百度才能加以屏蔽或剔除。

    百度的这个要求其实也是合法的,没有比对,怎么知道谁的文字是盗版侵权呢?不能识别盗版侵权,百度怎么能擅自从网上删除网民上传的文字呢?百度只是个网企,又不是我党的宣传部。

    百度的这个要求其实也是合理的。举例说明:刘心武续写的《红楼梦》,虽然也是个《红楼梦》,但你能说刘心武的《红楼梦》就是曹雪芹、高鹗的《红楼梦》的盗版吗?因此比对和审查任何时候都是必需的。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