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日本观察 --> 麦考马克:钓鱼岛在中日关系中的重要性

麦考马克:钓鱼岛在中日关系中的重要性

作者: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头条 发布时间:2011-04-05 07:36:26 人气:70261 评论:0
标签: 钓鱼岛 中日关系 竹岛日 主权没有争议 撞船事件

 

    尖阁列岛开拓纪念日

    2010年12月,冲绳石垣市(日本法律将此列岛归属于该市管辖)通过议案宣布将1月14日定为“尖阁列岛开拓纪念日”,以纪念116年前日本内阁将此列岛划为日本领土的日子。中国立即表示了抗议。

    石垣市的举动可援引自2005年岛根县议会通过“竹岛日”,以纪念日本兼并竹岛100周年的日子。该岛目前置于韩国的实际控制和管理之下,韩国方面称之为独岛。岛根县的举动招来了韩国方面的强烈抗议。此次来自中国的抗议不会比韩国温和。为什么这些贫瘠的、只有濒于灭绝的短尾信天翁栖息的、无人居住的礁石会对这些国家有如此重要性?这些岛屿到底属于哪个国家?怎样才能解决领土争议?

    事件经过

    2010年9月7日早上,在此列岛附近海面捕鱼的中国闽进渔5179号渔船两次和日本海岸警卫队船发生碰撞,日本称之为尖阁列岛,中国和台湾称之为钓鱼岛或钓鱼台(注1)。此列岛实质上属于日本的管辖,但是中国和台湾均宣称对此拥有对主权。中国船长詹奇雄拒绝服从日本海岸警卫队船要求其离开此海域的命令。据日本方面的报道,他有意驾驶船只撞击海岸警卫队船,因此日本方面以妨碍公务,违背日本法律为名逮捕了他,并将他交给了检察官。

    此列岛由8个无人居住的礁石组成,面积很小,象撒在东海上的罂粟籽一般。面积最大的岛为约4平方公里。此列岛到台湾和冲绳石垣岛的距离大致相等,都是200公里左右,但到冲绳主岛的距离大约有400公里。此列岛坐落在中国一侧的大陆架上,被2000多米深的冲绳海沟从冲绳隔开。

    在逮捕了中国渔船船长之后,日本政府宣称日本对此列岛的主权无任何质疑余地,此列岛不存在领土争议或外交问题,詹船长只是因违反日本法律而接受查询。

    然而,领土争议显然是存在的。中国和台湾均对日本宣称的此列岛主权有异议(注2)。作为1945年到1972年间此列岛的实际占领者,美国则小心翼翼地回避了这些岛屿的主权问题。美国多次重申在1972年将钓鱼岛转交日本的时候,美国只转交了其“行政管理权”(注3)。美国认为钓鱼岛的主权应当由冲突双方协商解决(注4)。自1972年日本对钓鱼岛行使行政管理权以来,日本实际上禁止本国国民及其他国民上岛从事任何活动,这做法使日本宣称的主权招来疑问。因此,北京和台北政府均拒绝日本对此列岛持有的主权,美国也不愿表态,日本政府宣称的“无质疑余地”的主权显然是有疑问的。在9月7日的早上,不论肇事者是谁,事件本身对此列岛的主权之争画出了一个大问号。

     撞船事件立刻在相关国家引起了轩然大波。中国召见日本大使表示强烈抗议,在中国和日本一些城市发生了民众示威抗议,多个国际交流和谈判活动暂停,中国停止向日本出口稀土,世博会相关的音乐会交流和高中生交流活动中止。军事上双方竞争也在加强,在必要时展示武力的计划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针对日本方面关于“主权没有争议”的论调和坚持按日本国内法慎重处理詹姓船长的做法,中国总理温家宝在9月21日于纽约接受采访时宣称:“在关系国家统一及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国决不会让步。”

    日本无视领土纠纷的策略早已成为空谈。日本政府的应对办法是有特征的。他们将两国之间的领土纠纷首先升级为国家安全问题,并卷进美国。9月23日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o克林顿会谈后,称国务卿已向他承诺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适用于尖阁列岛。该条款授权美国在日本管辖的土地受到武装侵犯时使用武力保护日本(注5)。

     但实际上希拉里的发言内容还不明了。在撞船事件发生的数周前,据报道,美国政府曾表示过不明文阐述日美安全保障条约适用于对尖阁列岛(注6)。不仅美国国务院没有提到美国曾在九月的会谈中向前原明确表态,其发言人还重申美国在尖阁列岛主权问题上不表态的立场,并敦促冲突双方协商解决问题(注7)。与前原宣称的相反,国务院的态度很可能是象纽约时报尼古拉斯o克里斯托夫在9月10日的评论中指出的那样,“在这种问题上让美国动用安保条约的可能性是零”。然而,数周后在夏威夷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希拉里o克林顿明确表态认同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适用于尖阁列岛(注8)。这说明在这一个月间美国重新考虑并转变了其在此列岛问题上的立场,在日本强烈的愿望之下同意在必要的时候使用武力(比如战争)保卫此列岛,尽管美国对此列岛的主权归属依然不表态(注9)。

    虽然日本获得了美国模棱两可的支持,但它按国内法处理詹姓船长的意图却迅速失败了。9月25日,根据“地方法院的独立裁决”(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是东京政府最高层的决定)詹姓船长被释放回国。中方要求日方对此事件道歉并赔偿,日方相应地要求中方赔偿装船的损失。曾任驻北京特派员的《朝日新闻》资深编辑船桥洋一评论道,尽管日本尽显外交上的笨拙,中国的“恐吓外交”把两国关系带到了爆心点,结局是非常悲观,毫无所获(注10)。尽管船桥的表述与《朝日新闻》和日本左派一贯寻求与中国相互理解的立场一致,但日本对中国急速增长的经济和国际影响力的厌恶态度却是显而易见。

     日本媒体一致强调“国际社会”对日本立场的支持。尽管国际社会的支持对此事件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但这也显示在东亚和东南亚,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导致了对以美国军事同盟为基础的“扩张牵制政策”的支持。如《悉尼先驱晨报》指出,“中国的邻居们一个接一个地欢迎美国军事力量的再出台,以寻求对不断增长的中国军事力量的平衡”(注11)。其他媒体也采取了日本路线,或者说更广泛地反对中国的做法。例如《纽约时代报》在撞船事件数周后同意这样的说法,即中国表现出“狭隘的、自私的、好战的、极端的民族主义精神”。(注12)西方的主要媒体开始自然而然地把“傲慢的、好战的”这些形容词放在中国上。冷战又回来了。

    然而,当防卫相北泽俊美访问越南、泰国、印尼、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并寻求上述国家对日本立场的外交支持的时候,没有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门表示支持日本(注13)。外相前原指责Google,要求其在地图上撤掉中国名称钓鱼岛,但这一要求不但被Google无视,反而前原的检查国际媒体的试图体现出日本的绝望,并同中国政府的高压恐吓政策相似(注14)。而且,突然释放中国船长标志着日本“耻辱性的败退”(原文引用自9月25日纽约时报),这也向周边国家显示日本宣称的“无可争议的主权”中的漏洞(注15)。

     尽管事件以释放中国船长而落幕,但民族主义狂热一旦激起就难以停止。两个国家种都发生了多起示威游行。东京小报《富士》谴责日本的“下跪外交”,说“如果日本放弃尖阁列岛,中国必将进一步吞并冲绳”(樱井);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说“中国所作所为与流氓无异,如果日本不奋起反抗,日本的下场就和西藏一样”(注16);前自卫队空军幕僚长田母神俊雄组织的“加油日本!全日行动委员会”也强调中国对日本的威胁:“中国明显想要兼并冲绳,我们必须阻止它的野心”。(注17)

    以上言论来自于右派评论。本文前面也提到来自传统左派的《朝日新闻》的评论。然而,在尖阁列岛问题上,日本左右派团结到一个论点上。即日本媒体都支持其官方关于尖阁列岛主权的声明,齐声谴责中国侵犯日本主权,并一致强调日美同盟在保障国家安全应对中国挑战方面的重要性。例如《日本经济新闻》声称日本应当同美国和欧洲合作,对中国施加压力,以使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中“有责任感的”、“文明化了的”国家。(注18)日本共产党主席公开表示必须保卫日本对尖阁列岛的主权,民主党和自民党党首均对此表示欢迎。(注19)著名外交评论家佐藤优认为日本不成熟的外交手段损害了日本的国家利益,但同时也认为对于中国帝国主义式的行为,日本也应当以强硬的帝国主义式的手段回应。(注20)

    佐藤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作为前外相顾问及自称的右派爱国者,他的观点也常被左派媒体和智库所接受。在2010年他以强烈反对冲绳的美军基地的立场而闻名,曾经常在《世界》,《每周星期五》,《琉球新报》上发表定期专栏文章,要求停建边野古基地(注21)。这一立场似乎与“反抗中国帝国主义”的立场相违背。我在另一篇论文中提到,(注22)他的最终目的是加强国家利益,他要求停建基地也是出于这一目的。加强美日军事同盟本无可非议,但是日本政府蒙混地在冲绳建设新基地的做法是值得非议。佐藤认为,日本为了用“帝国主义手段”来对抗中国需要加强在冲绳的军事力量(无论此属于日本的或者美国的,或者是两者共同的军事力量),特别是在最靠近中国的冲绳列岛上。

     九月的撞船事件后,冲绳应该捍卫国家利益的逻辑变得更明显。以前宜野湾市长伊波洋一、冲绳县知事仲井真、作家目取真俊为代表的冲绳著名人物纷纷表示在尖阁列岛问题上支持东京政府立场。(注23)我们可以想象,尖阁列岛/钓鱼岛的问题可以被利用到把冲绳作为保护国家利益的轴心之上。日美国防部可以放弃建设边野古基地,如果两国已经作好了加强其军事装备和牵制中国的准备。当“中国威胁”的危机感扩大,冲绳的反对基地建设的运动自然会减弱。(注24)鸠山前首相于2009年提出的把东海建设为“友谊之海”的设想,在2010年变成了民主党朝冲突和紧张方向迈进的计划。

    没有人站出来怀疑日本政府所宣称的主权的正确性和法律性,并且从1945年以来,反华情绪第一次开始在日本大众层面扩散,政治上左派和右派的分歧不再明确,民族沙文主义掩盖了意识形态的差异。众口一致地指责詹船长(及中国政府)破坏了双边关系。日本知识分子也失去了理解中国立场的能力和自我批评的精神。

    历史

    自14世纪以来,中国历史文献记载和命名了此列岛,作为连接中国沿海(福州)和琉球之间的海上贸易路线的重要参照点(注25)。琉球王国向中国明朝和清朝进贡路线也经过这些岛屿。1785年,江户时代的日本地理学家林子平按中国地图的命名和书写方式首次在日本地图上标注了钓鱼岛(注26)。

    东京政府关于这些岛屿自古以来就是日本领土的说法在历史上是站不住脚的。这些岛屿直到19世纪晚期才被日本所知(因为英国舰队在海图上标注了这些列岛),直到1895年日本政府才首次宣称对这些岛屿的主权,直到1900年才第一次命名其为尖阁列岛,直到1950年才向公众公开(注27)。

    2010年,日本关于一旦承认中国对尖阁列岛的主权,那么中国将得寸进尺吞并冲绳的担心是有历史渊源的。冲绳在被日本吞并之前的数个世纪中就是受中国保护的进贡国。1874年因宫古岛渔民被台湾渔民所杀,日本派出舰队远征台湾进行“抗议”,但内外交困的清王朝并未对日本的军事侵略提出实质性的反对。据此日本在1879年吞并了冲绳。在清帝国受困于一系列内政外交上的结构性问题的时候,日本得以照搬了欧洲帝国主义强军扩张的路线,国力迅速增强。衰落的清帝国很快成为了1868明治维新后建立起来的现代日本的牺牲品,首先是冲绳,然后是钓鱼诸岛和台湾,再后是中国东北,最后两国不可避免地进入全面战争。

     1884年,一个日本渔产商首次登上尖阁列岛中的最大的钓鱼岛采集信天翁羽毛和海龟壳等海产,并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请要求租用钓鱼岛土地(注28)。但渔民的租地请求被东京政府拒绝了。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日本取得完全胜利,日本政府内阁决定于1895年1月将钓鱼岛和久场岛置于冲绳县八重山列岛管辖之下。日本吞并钓鱼岛的理由是认为该岛属于无人岛,也无国家对该列岛申明主权,基于无主地先占先拥有的原则,日本吞并该岛是合法的。但当时的情况是陷于战败困境中的清帝国根本无力提出抗议。在马关条约签署三个月后,日本吞并了台湾。

    40年前京都大学井上清教授认为“这些列岛不是如同台湾那样用条约公然地从清国手中夺取的,但是挟战争胜利之威,偷偷地从清国窃取的,并未经过任何条约或交涉”(注29)。今日,支持这一观点的日本学者极少,绝大多数人坚称日本其列岛是受国际法支持的,不顾虑获取其列岛时的战争环境,对中国不接受日本的“合法”历史表示愤慨(注30)。

     自甲午战争开始的1894年到二次大战结束的1945年间,中国没有能力对日本占领钓鱼岛的行为提出抗议。自1905年到1942年间,大约有数百人日本人开始居住于尖阁列岛上从事?鱼干生产。日本战败后,根据波茨坦公告应放弃所有通过战争非法侵占的他国领土,但日本坚称尖阁列岛是冲绳的一部分,因此不是通过战争而强占的他国领土。但是这个说法的问题是,古代和近代史中这些列岛并不是琉球王国的一部分,在日本吞并琉球的1879年时也不是琉球领土。直到冲绳县成立16年之后日本才吞并这些岛屿。

    1945年日本投降后,冲绳和尖阁列岛处于美军的实际管辖之下。尖阁列岛中的两个小岛成为美军的射击训练场。对此无人问津。但是1968年,当联合国ECAFE调查团发布了尖阁列岛附近可能存有天然气和石油矿藏可能性的报告后,立刻引来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注31)。1969年,美国同意将冲绳的主权归还给日本。对于尖阁列岛,美国小心地强调转交给日本的是“管辖权”而非“主权”(注32)。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原喜美惠认为美国在尖阁列岛问题的发端上在1951年和1972年应负重要的责任。首先是在1951年签署处理战后事务的旧金山条约时,遗留下一系列日本和邻邦共产主义国家之间的领土问题:如与苏联(100%共产主义)之间的北方领土,与朝鲜半岛(50%共产主义)之间的独岛/竹岛,与中国/台湾(90%共产主义)的尖阁列岛等。这些领土问题可以被认为是美国安插的楔子,以确保日本归属于西方国家的圈子里(注33)。在1972年,将冲绳返还给日本时,又一次模糊了尖阁列岛的归属问题。美国的冷战规划者们预料到尖阁列岛将成为牵制中国的楔子。他们明白,“日本和中国的领土之争,特别是距离冲绳如此之近的列岛的主权问题,会使日本更能接受美国在冲绳的驻军”(注34)。在2010年冲突激烈化的的今天,我们不能不感叹冷战期美国领导人的远见。

    美国将冲绳(包括尖阁列岛)一起交还给日本时,同时北京和台北政府都声称钓鱼岛是自己的领土。到了1978年,由于邓小平的搁置争议留待后人的提议,发生冲突的可能性降低了(注35)。邓小平在当年访问日本时谈到钓鱼岛问题说,“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把它放一下。放下十年来。我们这一代不聪明,无法找到共同语言,下一代会比我们更聪明些,会找各方都同意的解决办法”(注36)

    自此直到2010年,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的活动逐渐增加了,最终达到了年平均400艘左右的规模。双方在这一问题上恪守的君子协定,即中方搁置主权争议,日方不驱赶中国渔民,但是2010年9月,撞船事件和日方逮捕中方船长的行为打破了这一君子协定。

    后果

     显而易见的,日本政府“屈从”于中国压力而释放中方船长的行为令其大失面子。但是,这一事件大大提高了日美关系、冲绳“基地迁建”和将来置放军事力量的重要性。

    菅直人政府将从美国得到允诺“保卫”尖阁列岛作为第一要务,这证明其政府决定继续甘心作为美国附属国的地位(注37)。菅的前任鸠山由纪夫试图在东亚集团中加深日中合作关系的愿望已经成为过去。利用撞船事件,菅政府促进在西太平洋和东亚之中的日美军事规划及地位,并将以威胁和封锁中国为目的的战争游戏中合作。

    在业已存在的所谓“北朝鲜威胁论”之上加上“中国威胁论”, 菅率领的民主党政权大力推进了国家安全保障的战略,这是前当政的自民党所无法做到的,尽管自民党被认为比民主党要鹰派得多。自民党政权从未能在国家安全战略上迈出如此大的步伐。2010年8月27日,只是撞船事件的两周前,菅首相接受了“新时代安全保障和防卫研究委员会”的报告(注38),然后由于12月17日采纳了其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注39)。根据这一新防卫大纲计划,自2011年的十年内,日本将用“强大防卫”来取代目前的“基本防卫”,加强同美国的防卫合作,扩大日本自卫队在东海边岛屿上的存在感。据报道,其计划将把驻冲绳的自卫队人员从2100人增加到2万人,不久将把200人规模的部队新部署在与那国岛,并可能会部署到宫古岛和石垣岛上(注40)。军事评论家前田哲男指出,民主党抛弃了“专守防御”的一贯主张;借改专守防御为动态防御,民主党政府同时也在试图将自卫队改变为一支进攻性的武装力量(注41)。同时,宪法9条的“和平”条文也会是实质上的更改或取消(注42)。

     冲绳对于尖阁列岛事件和菅政府的军备强化计划,在同中国冲突上升的意义上来说,有着特殊的重要性。冲绳的战略意义在地图上即一目了然:中国东进太平洋时必经九州和台湾之间的南西诸岛。宫古岛和冲绳本岛之间的宫古海峡的公海是中国进入太平洋的关键水道,2010年3月至4月间,中国海军的小型舰队数只曾从此处通过(注43)。

    2010年9月的撞船事件后,在全国对中国产生反感和恐惧的情况下,冲绳也未能幸免。东京自然期待冲绳的反抗美军基地建设的声音会减弱。冲绳县议会、宫古岛和石垣岛的市议会一致表示赞同日本政府关于尖阁列岛是日本领土的立场,要求日本政府以“坚决的态度”保护之(注44),强烈反对基地建设的冲绳人也呼吁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这一定很令日本政府振奋。11月28日,冲绳县知事选举中,前任知事仲井真弘多顺利再次当选,对中央政府来说是有利的。他曾表明不会让新军事基地出现在冲绳,但是,现在虽然不愿意,却不得不改变立场。尽管他并未公开宣布放弃反对基地建设的立场,但在当选后却允许了基地的建设,条件只有一个:向外海方向移动大约100米左右。

    看上去在指责中国和保卫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上,冲绳选择了和东京站在一起的立场,但实际上两者的基本立场有着很大差别。首先,1945年冲绳战役中平民被日本驻军逼迫自杀的惨剧告诉冲绳人民,军队不是来保护平民的。理论上加强军事基地建设和增强武装力量将使冲绳免于中国的武力威胁,但在双方争夺焦点的冲绳反而有遭受战争荼毒的危险(注45)。著名作家,县知事候选人之一伊波洋一指出,冲绳人自古以来就和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相对于日本本土对中国的强烈戒心,冲绳人并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注46)。其次,对于冲绳人来说,尖阁列岛是优良渔场,是否有国家安全问题,或是石油和天然气的储存地并不重要(注47)。冲绳国际大学的佐藤学教授认为,“理想的情况是将冲绳作为“开放”的过境处。冲绳需要尽力加强和周边邻国的联系,否则就会有边缘化”(注48)。

    将来

    原东大教授和田春树指出,日本和中国互相宣称在茫茫大海中无人居住的几个礁石是自己的固有领土的做法本身就是愚蠢的(注49)。但尽管无人居住,这些岛屿的战略价值和经济价值却无法被忽视。其战略价值在于其位于东北亚的中心位置,以及其扼守东出第一岛链的关键位置。经济上,有着200公里排他经济水域中的几百平方公里的资源。使用军备竞赛,武力对抗等“零和”手段来接决领土争议只会给双方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当然双方对此都有清楚的意识。

    对于日本来讲,把中国的愤怒和悲情简单地归结为独裁政权转移民众注意力的办法是过于简单化了,这使得日本人对大多数中国人的不满和猜疑视若无睹。九月以后在日本出现的反华激情只是证实了中国民众对日本最不安和怀疑的心情。

    日本的大众媒体一致采取了强调中国威胁的立场,无人能够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来反思问题的发端。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钓鱼岛的具体情况,以及中国基于对日本侵略历史的怀疑心没有得到日本的认真考虑。所有报道都是基于这些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的前提下,论争只集中于中国船长是否故意冲撞日本执法船,是谁私下把撞船录像送到互联网上这些技术性问题。几乎没有人反思日本是否抛弃了建立中日关系的基础,即邓小平的“搁置争议”的提议,也不反思领土问题是否根本不存在的说法。所有报道都集中于谴责中国“霸权外交”,强调“不能向中国屈服”,认为两国关系的恶化应当由中方负全责,与这些观点相悖的批判性思考则是踪影全无。

    然而中国民众对日本的猜疑心却是日本无法忽视的真相。在日本,官方和非官方舆论多次表现出回避侵略战争历史,忽略战争责任,否定南京大屠杀,右派定期试图净化历史教科书,拒绝承认在慰安妇和强制劳工上的法律责任,首相们的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等已经激起了受害者的愤怒。正如中国放弃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时周恩来所说的话,“我们会努力试图忘记,但你们不应该忘记。”日本不可忘记。

    菅沼云龙在10年前左右出版的关于钓鱼岛/尖阁列岛问题的著作可谓这个问题上最有价值的英文学术专著。他认为解决问题的四个可行方法是:中日协商达成协议,日本单方面的行动,战争,提交国际法院仲裁。菅沼同时强调,在这四个选项中,真正切实可行的只有第一个(注50)。但日本30年来对这些列岛实行的是非妥协的、排他性的“实际管辖”,不允许他人的接近。菅政府正在逐渐抛弃鸠山政府建设东亚共同体的思想,在领土、环境、资源问题上采取抗争的立场,这对问题的最终解决没有任何帮助。

    东北亚的和平和安全,依赖于诸国政府和人民消除半个世纪前美国种下的这些“不和的种子”的努力。

    对于冲绳,尖阁列岛/钓鱼岛事件是一个重新认识冲绳与周边国家(日本本土、中国、朝鲜半岛)交流历史的契机。曾经在国际航海贸易交流中扮演者关键角色的独立王国琉球也曾在历史上享有长时间的繁荣与和平,但自从1609年第一次被日本征服,以及1879年最终纳入日本领土之后,冲绳和中国的良好关系也就画上了休止符。冲绳的近代史饱含不堪回首的悲剧,然而在今天,沙文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幽灵又一次在冲绳的沙滩上徘徊。

    冲绳博物馆中收藏的古琉球王国铸造于1458年的万国津梁古钟记载着过去冲绳繁荣的秘诀:作联系各国繁荣的桥梁。只有当这一古训再次回响的时候,冲绳才能避开积聚的阴云,重回平静的生活。

    

分享到新浪微博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