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峡两岸 --> 台湾政论节目:一场煽情的剧场表演秀

台湾政论节目:一场煽情的剧场表演秀

作者:祈同年 来源: 资治文摘,带回家看的杂志 发布时间:2011-05-05 21:16:08 人气:7488 评论:0
标签: 蔡玉真 陈挥文 台湾政论节目 卫生署长杨志良 勇脚马 郑弘仪

      

     2011 年2月10日,台湾“卫生署长”杨志良向媒体透露,他在任内最后一天签下的最后一份公文,是以“卫生署”名义向台北地检署告发包括《大话新闻》主持人郑弘仪在内的7名电视名嘴,涉嫌散布传染病流行疫情谣言,导致没打疫苗民众因流感重症丧命。

    其实,台湾的那些名嘴们因在政论节目中的出位言行而成为被告,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官司能否打赢,杨志良并不抱太大希望。他说只是想“让名嘴们跑跑法院”,因为名嘴们不会“坐监牢”,只该“下地狱”。

    说起政论节目,说起台湾的各位名嘴,绝对算得上台湾荧屏上一道奇特夺目的景观。台湾的政论性节目之多,不但是全球之冠,而且大都是放在黄金时段。电视镜头中,名嘴们口沫横飞,不管是“政府”施政,还是财经议题,皆能侃侃而谈,而且个个义愤填膺、理直气壮。

    “名嘴”主导下的台湾政论节目炒作意味浓厚,一点蛛丝马迹就无限上纲,已慢慢沦落为互动的政治剧本。许多夫妻和家人因看电视政论节目而吵架,政党人物也花不少时间猛批,政论节目和“名嘴”们由此被戏称为“社会乱源”。

    凶巴巴的语言暴力

     “台湾新闻解严后20年开始强调自律精神,但一直做得很糟。那些名嘴像在菜市场吵架一样,不负责任。”台湾媒体人黄创夏这样评价台湾的政论名嘴。

    “凶巴巴”的吵闹谩骂,是台湾“立委”在“立法会”的固定表演,而当这种语言暴力出现在电视政论节目上,必然会影响节目的公信力。2011年1 月底,准备赴台捐款的大陆首善陈光标遭到台湾名嘴陈挥文的语言攻击。1 月25日,在TVBS《2100全民开讲》节目中,陈挥文批评陈光标之举是羞辱台湾人。被激怒的陈光标反击称,要让不认同他高调行善理念的人“多去学学马克思的资本论”。听后,陈挥文脱口而出“你有种,再说一遍!讲慢一点,咬字要清楚……”现场气氛一时紧绷,主持人李涛赶紧帮着打圆场。

     其实,陈挥文的言辞并不算名嘴中最过分的。2010 年11 月8 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就曾因公开爆粗口而召开了一次道歉记者会。

     事情发生在11月7 日晚间,郑弘仪受邀参加大台中市长参选人苏嘉全的政治晚会,并上台发表长约20 分钟的演讲,提及当局补助赴台大陆研究生每个月新台币3万元奖学金时,公开大骂“三字经”。骂马英九像“龟仔子”。

     郑弘仪说,很多人讲马英九是“勇脚马”,两年多前拿下50%选票,人民是希望马做好,把经济拼好,但可惜一事无成。郑弘仪高喊:“是驴是马,牵出来遛遛看就知道”。接着批当局不拿钱照顾三餐吃不饱的穷苦人民“,反而拿钱给台北市政府办花博,花35亿,买200元的九层塔”,“那都是血汗钱”。

    郑弘仪的粗口引起了国民党阵营的强烈抗议。事情闹大,郑弘仪在第二天一早紧急召开记者会。记者会上,郑弘仪声泪俱下,他对记者解释说:自己是“骂政策”不是“骂人”,若造成误解,他愿鞠躬道歉。

    对于台湾名嘴来说,骂人似乎变成了他们的主业,敢骂就会有市场,哪怕是骂人之后再道歉。“我早上炒股、下午健身、晚上上电视骂人,日子好得很。”这就是台湾政论节目名嘴沈富雄对名嘴生活的全面总结。

    电视也搞全武行

    台湾“立委”开会时,时常会出现拳脚相加的激烈场面,谁能想到在政论性的电视节目中也会从唇枪舌战发展成拳打脚踢。

     2006 年8月24日晚,台湾民视电视台的政论节目《头家来开讲》的直播现场上演全武行,民进党创党元老林正杰与挺扁的知名政治节目评论员金恒炜在节目中大打出手。 

     当时,正在讨论施明德“倒扁运动”话题。名嘴金恒炜以施明德豪宅、求饶信等质疑施明德倒扁的道德正当性。他身旁的林正杰无法认同。两人所持的观点各不相同,而金恒炜几次打断林正杰讲话,更引起林正杰的不满。

    林正杰:“我跟你讲,金恒炜等一下,你不要插嘴好不好,你不要插嘴好不好?” 

    金恒炜:“你说啊,有没有问题啊? ”

    林正杰:“就是你尊重主持人,你让我说。”

    金恒炜:“对,你说吧。”

    林正杰:“我老实讲,今天是因为我尊重这个节目,要不然你就很欠扁,你知道不知道。”

    金恒炜:“你这个话就是人身攻击了,你们这种人就是不能讲道理嘛。”话还没说完,林正杰突然跳起来,给金恒炜狠狠一巴掌,金恒炜被林正杰的一巴掌从椅子上打到地上,林正杰仍没停手,继续拳打脚踢,节目现场乱成团。

    此次争斗的结果是被称为“街头小霸王”的林正杰获得“绝对胜利”,金恒炜鼻子受伤,入院缝了五针。打人的林正杰强调,因为每次他在讲话时,都遭到金恒炜无礼的打断,他忍无可忍才会出手。

    林正杰说:“我自己头脑很清楚,他已经把我给惹火了,我真的很生气,我决定要K他了。这个节目主持人要我发言,你可不可以尊重我的发言权,但他不尊重,他持续地闹,那每一次我在节目上碰到他的时候,他都是用这种方法。大家可以看别的人,跟他意见不同的,他也是去插嘴让别人不能发言。”

    林正杰对电视台进行了道歉,但对金恒炜他拒绝道歉。

    名嘴爆料,张嘴就来

    除去语言暴力和肢体冲突外,台湾政论节目的另一大特色是爆料。名嘴们的爆料有时是有根有据,有时却是信口开河。

     2008 年1月,岛内名嘴蔡玉真被台北地方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拘役二十天,后减为十天,得易科罚金,而蔡玉真的诽谤对象就是马英九和联合报。2007年,在民视《头家来开讲》节目中,蔡玉真曾公开说:“我要跟大家说一个秘密,每天都要在这爆料,黑金中心要结特别费案,有查到一笔钱和马英九有关系,这笔钱八百万,马英九做了什么呢?给了联合报!”“那是不是因为做广告或是一个怎么样的关系喔”“我觉得马英九在买桩,买媒体的桩。”

    蔡玉真信誓旦旦地称自己的爆料有根有据,依据的是联合报一内部期刊,该内刊上记载着联合报2005年取得“研考会”委托案八百万元。联合报认为蔡玉真所言不实向法院提起诉讼。

    台北地方法院经过调查,发现台北市政府“研考会”当时并没有委托联合报,是“行政院研考会”和联合报签约,委托联合报做“2005年数字落差调查”,这八百万元与台北市政府毫无关系,更与马英九的特别费无关。

    就在蔡玉真被判处后不久,《头家来开讲》又惹了官司,同样是由于乱爆料。2008 年3月,名嘴金恒炜在《头家来开讲》节目中曝出马英九夫人周美青在美国读书期间曾有过偷窃图书馆杂志的不轨行为,并在节目中请出所谓的证人、哈佛教授张启典作证。

    据张启典称,1981年周美青曾在隶属于哈佛燕京学社的燕京图书馆偷了《望春风》等四本杂志,遭发现后被带到警卫室写下悔过书。张启典还在节目中保证说:欢迎周美青来告,他愿接受测谎并对质。

    节目播出后,周美青立刻找到律师,决定在美国和台湾两地对张启典提起名誉诉讼。得知周美青决定诉诸法律的消息后,张启典也随即召开记者会,说:“当年看到哈佛校方警局一张案件报告,上面有周美青英文名字(MeiChin Chou),事由是偷窃。”

    然而,据周美青的律师宋耀明说,周美青在哈佛大学工作时所使用的英文名字根本不是(Mei ChinChou),而是克里斯蒂娜・周・马(Christine ChowMa)。另外,宋耀明还表示,周美青若真的有偷杂志事件,官方一定会有文档记录,而且校方一定不会让周美青继续在图书馆工作。况且当时燕京图书馆馆长也曾公开表示,自己在任期间,从未接获有任何人偷窃馆内书报的消息。

    宋耀明的澄清发布后不久,张启典就销声匿迹。于是周美青及其律师对名嘴金恒炜提出民事损害赔偿诉讼,要求赔偿新台币7500万元并登报道歉。2009 年10 月30 日,台北地方法院判决金恒炜须赔偿周美青新台币60 万元并登报道歉。

    鉴于名嘴或政治人物常利用政论节目爆料,造成社会困扰。2009年2 月4日,台湾“国家通迅传播委员会(NCC)”出台了《卫星广播电视法修正案》,规定卫星广播事业在制播新闻及评论时,应符合事实查证及公平原则。如有违反情形,将处以新台币30万元以上,200 万元以下罚款,最重将可停播。

    收视率让政论变成“秀”

     “每天晚上21点,台北的王先生会准时打开电视机,收看TVBS著名主持人李涛主持的《2100全民开讲》,同一时间,在高雄,陈先生也会准时调到三立电视台,收看郑弘仪主持的《大话新闻》。王先生是泛蓝阵营的支持者,陈先生则较支持泛绿阵营。”

    “在台湾,有近三百万的‘王先生’和‘陈先生’。对‘名嘴’的言论,他们有的边看边叫好,有的边看边骂。若有话要说,他们还可以Call-in到现场,和‘名嘴’对话,你来我住,上演出现场互动的、也极具娱乐性的政治连续剧。”

     这是2008年11月《国际先驱导报》对两个普通台湾人收看政论节目的报道,看后让人感觉台湾人似乎不是在看政治讨论,而是在看一场秀。台湾富商郭台铭说:“政论节目流行之初,在美国的友人认为,人吃饱饭后总要出气,像是打嗝、放屁才会比较舒服。政论节目就是在出气,人要轻松看政论节目就会比较轻松。”

    资深名嘴陈文茜如此形容某些政论节目:“来宾哪怕说话内容鬼打架,激动时刻两眼凸如青蛙,下完节目,都一切归于平常,各自嘻嘻哈哈平安回家……”

    媒体人黄创夏也说:“大部分的‘名嘴’属于表演工作者。上这节目讲一套,上另一个节目讲的又是另外一套;上节目争得脸红脖子粗,私下却是称兄道弟。有时‘名嘴’为了刺激收视率,也必须配合‘激情’的演出。”在这些知名人士的眼中,台湾的政论节目早已沦落成一场煽情的表演秀。

     2000年民进党上台,陈水扁执政八年期间,为了翻转“一片蓝海”的媒体生态,以置入性营销的名义,对若干电视台进行收买,政论节目最终走上了蓝绿对决的局面。当政论节目的大饼愈做愈大,广告收入不断增加,名嘴也量变而质变,节目由时政辩论变成了表演作秀。

     收视率为王,这让很多电视制作人将不择手段的煽动性话题作为节目的主导。政论节目资深制作人、曾制作《大话新闻》的王伟芳,在多年的市场观察后坦言,每当构思新节目走向时,都存有“没有立场似乎无法做节目”的迷思,但后面更大的压力是“节目播出后隔天统计的收视率数字,是一翻两瞪眼”。台湾电视名嘴陈立宏说过:“如果一个政论节目温文儒雅,我告诉你,我看这个节目,存在不会超过3个月。”

    收视率主宰政论节目的走向,而如何创造收视率,则得靠好的主持人与来宾共同演出好的剧本。部分名嘴为了新台币2000 ?ar 5000元不等的广告费,天天至摄影棚“打工”,在涉及非自身专业领域的话题时,必须配合制作单位的要求,依剧本演出,有些名嘴甚至私下吐苦水表示节目上所言非其本意,有时自己都会觉得讲得很心虚。

    收视率面前,政论节目的表演成为常态。走红的名嘴们上电视手舞足蹈、咬牙切齿的激情演出,再配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就算观众不见得全然认同这些说法,也会看得很过瘾。”台湾淡江大学大众传播系助理教授黄振家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很抱歉,暂时没有......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