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北洋政府何以形成“亲日传统”?

北洋政府何以形成“亲日传统”?

作者:程万军 来源: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发布时间:2011-06-16 01:45:13 人气:4674 评论:0
标签: 北洋三系 北洋政府 段祺瑞 亲日传统 张作霖

 

         北洋政府何以形成“亲日传统”?

 

 

自甲午一战,日本即成为中国外交的最大心结。晚清越打越乖,再不敢以“天朝大国”自居,对近邻这个蕞尔小国也以“友邦”代“倭”。中日关系没有越大越僵,反而越打越密,垂死羸弱的清廷再不敢举枪叫板,而是代之以橄榄枝,频送秋波。

 

辛亥革命之后,中日关系不仅没有变冷,反而愈加升温。到了北洋政府时代,中日两国关系进入“蜜月期”。军政府统治中国十五年间,虽然走马灯般换寡头,但在外交上,基本上都“唯日本马首是瞻”,国际舞台上,心甘情愿跟着日本后面混,“日主中从”的局面与“中日亲善”的传统渐次形成。

 

北洋政府何以形成“亲日传统”?是形势所迫的不得已,还是另有缘由?

  

这首先要从北洋的“启蒙”说起。清朝末年的兵制改革是以日本为范本进行的,小站练兵是日本武学堂的模板。加之日本于1905年打败俄国,使得“日本成了中国新军学习的唯一目标”。起始阶段的每个北洋官兵,无一不带有“东洋”之军事标签。

 

    北洋聘用的日本军事顾问不胜枚举。袁世凯聘用的日本军官和士官有近二百人之多,充斥于军政司参谋处、教练处和兵备处,参与北洋的军制改革。这些日本顾问就是中国新军的启蒙老师,与中国学生融为一体。诸如袁世凯特别器重的坂西利八郎,在中国呆了二十五年之久,留蓄发辫,取了中国名字,讲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做袁世凯的军事顾问,前后达十年之久。 

 

此外,还要从“时务”与“实惠”说起。北洋的总头袁世凯,是个典型的“识时务者”,曾为大清驻朝公使的他,早在朝鲜领教过日本的厉害,所以国家到了他手上之后,、身为民国第一任大总统的他,一上台就确立了“与日友好”的“北洋传统”。《二十一条》开了北洋军阀与日本交易的“大单”先河。

榜样的示范作用是无穷的。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亲日传统”呈“可持续发展”。为了继续得到日本的军事指点,并得到物质“实惠”,打败本国对手,直、皖、奉三派军阀无一例外地都与日本进行紧密接触。

 

人人都知皖系段祺瑞是“亲日派”,其实奉系张作霖与日本走的距离,一点也不比皖系远。就是以“爱国者”姿态出现的直系实际头目吴佩孚,也并不是与日本人一点瓜葛都没有。

 直系军阀无论在冯国璋时期,还是后来以曹、吴为首的时期,虽然因为势力范围原因,与英、美关系比较密切,但也不时谋求日本的支持,如第二次直奉战争伊始,直系即聘请日本人为军事顾问。可见,“爱国者”对日本的战斗力,也不得不宾服。

 

奉系在北洋军阀集团中,是后起的一个主要派系,张作霖之所以能够做大、成为北洋军阀“后起之秀”,可以说,基本上是因为背靠了日本这棵大树。两次直奉战争,日本都充当了奉系“总后”,要钱给钱,要枪给枪。在物质上武器上,老张都得到了日本人的实惠;没有日本给力输血,这个东北王做梦也没不可能梦到,自己入住北京,过一把大总统的瘾,统领全中国。

 

 1925年奉系内部发生分裂,如果不是日本以武装干涉手段,帮助张作霖扑灭郭松龄的“倒戈”。张作霖恐怕先于南满。已死于自己人之手了。郭松龄事件几乎令张作霖六神无主、准备通电下野,甚至要烧了大帅府逃命,是日本关东军将负责处理解决目前的局面,可见,东北军的战斗力一旦失去日本后援,顿成强弩之末。

 

 皖系与日本的关系就更自不待言。日本能给张作霖一车货,就能给段祺瑞一挂车。因为张作霖的势力范围毕竟只局限在东北,而段祺瑞政府却几乎可以控制大半个中国。所以,日本在中国的真正代言人,日本锁定的是老段。段祺瑞从日本手中得到的实际“援助”,足以令他不断燃起“武力统一中国”的野心。北洋军政府时代,日本主宰皖系段祺瑞部,俨然以太上皇自居。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作为对友邦“给力输血”的回报,张作霖段祺瑞都允许日本在自己的地盘上驻军,段政府还曾宣布,日本享有指挥中国军队的权力。

 

在英美俄这些列强当中,虽然也不时释放对各路军阀的友好信号,但真正舍本、给各路军阀实惠的,还是当属日本。日本不像英美俄那般“忽悠”军阀,而是勇于慷慨解囊,为军阀充当“后援尖兵”。

当然,慷慨的日本人不是傻瓜,它是在为自己的下一步吞并计划“投资”,但“等米下锅”的军阀考虑不了那么远,“有奶便是娘”是他们的“基本国策”,所以,争抢与日本“亲密”,乃北洋之相传薪火。

 

北洋三系,日本培植了两系。虽然张作霖与段祺瑞都不是当傀儡的性格,受日本影响,他们都染上了桀骜不驯的“铁血”作风,但是在日本人面前,他们只能阳奉阴违,借力发力,绝对不足以抗衡。所以,当老张不听日本的使唤时,就被日本像猫玩老鼠一样干掉。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正是段政府时期,在日本的授意下,中国加入了日本那一伙――协约国。大战中后期,日本对德宣战。然而日德交战的主战场,却中国本土――胶州半岛。家门口的敌人,要靠“友邦”来清除。这是中国的屈辱,但却是日本在重建世界新秩序的巴黎和会显耀的资本。

“日主中从”的局面在巴黎和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会上,尽管中国谈判代表有的表现很出色,但他们背后的段政府有令:一切跟日本人协商后行事。

 

段祺瑞比张作霖看得更清日本实力,认定自己的生存与发展离不开日本,所以始终没有跟日本翻脸。清政府怕日本的战舰,段政府不靠日本的“后援”与“输血”,就难以走得更远……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 [2011-12-11 04:59:52] 张作霖的产业
  2. [2011-03-30 04:50:15] 吴佩孚:曾为“中国最强者”
  3. [2009-12-02 09:40:38] “张作霖手黑”:寸土岂能让他人
  4. [2009-11-30 08:54:56] 张作霖为什么要杀掉李大钊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