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生成长 --> “我被组织遗弃了”

“我被组织遗弃了”

作者:杨啸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推荐文章 发布时间:2011-09-01 01:16:34 人气:15132 评论:0
标签: 组织问题

    赌咒发誓,我从小对党是忠心耿耿的,不相信的话,可以把我幼小的心肺再次掏出去化验好了。

     刚把开裆裤脱了,我发蒙读小学一年级时,课本里什么“光荣”、“正确”、“伟大”和“战无不胜”等,经常出现,不懂去问老师,似乎也没得到个确切。只记得老师费了很大功夫,说“伟大”就是“就是很大很大的意思。”所以,当听到小伙伴儿说党的脚有洗脸盆大时,我很是气愤:“不晓得莫瞎说!”“多大?”“洗脚盆大,你不晓得?”他们随即认同了我的主张,我又说有房子大。等他们再次认同,我再次说“比天还要大得多”。那时,他们都听我的,因为我是班长。

     幼稚的小学五年生活一晃就结束,我自然进入了中学。入学不久,部队要在学生里选飞行员,初选有我。随后,在区、县和地区体检中,我毫无保留地把瘦弱的身体献出去,让军医几次三番把我身上的槽槽缝缝翻来翻去检呀查呀。多次抽血化验,最末两次,抽着抽着,我就晕倒在军医的怀里了。也许菩萨保佑,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但两年制初中也就去了1/4的时间。76年的一个春夜,母亲牵着我的手,摸黑赶去天子店搭车到地区的路上,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国家的人了,一定要听党的话”(后来我想,她心里对党的概念也是模糊的)。到了地区才晓得,我所在县也就我一人被选上了,但县里武装部的蒋科长带着学校领队和两名医生等五六人,已在汽车站等候我了。那时,我就真正体会到做“国家人”的荣耀了。但是,就在统一理了发,统一换好浅黄色衣裤等待部队来接走时,我所在的大队(现在叫村)想换他们的人没成功,于是一封信把我弄了回来,大队书记说我更适合今后当团支书,还要我“时刻听从党召唤”。所以,初中毕业时,我代表全体毕业学生,强装欢颜地宣誓道:“党指向哪里,我们就战斗到哪里!”

     “如果党指向厕所呢?”

     我从主席台下来,面对同学如此的怪问,没敢回答。因为,我很怕脏臭,吃饭只要听到屎呀尿的就会呕吐,真的。

     你别说,就在读两年高中时,我还真混了个团支书来过了把官瘾。并且还任班长,现在叫做,党政重担一肩挑。

     初为人师的我,第一届学生考得非常好,老校长非常满意,也几次三番对我说:“小杨,我看你是个人才,但你要向组织靠拢,组织才会看得见你,也才会重用你。”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党=组织”这个公式的存在,心想,自己已经加入了工会,又是老团员,还加入什么组织?说实话,想起批斗加入反革命组织的人的战斗场面,心里一麻,全身自然就会颤抖起来。老校长见我没响动,急了:“你呀,真是个书呆子!我叫你写份入党申请书给我。”

     我写了。也许是我的历史太清白,从曾祖父到我父亲都是单传,没有任何人参加任何反动组织,所以不久就讨论了。我似乎已经看到党组织向我热情地张开了双臂,就在我被入怀的瞬间,就在我感到丝丝温暖时,可副校长却私下向县文教局党组寄去材料,说我是“心术不正,欲篡党夺权”。老校长怕我有顾虑,拍拍我结实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小杨,你要经得起组织的考验,党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没事儿,真的!”

     哪知道,一考验就把我牙齿烤缺须发烤白了。但是,还是偶有提及此事的,例如,求我给镇政府写工作报告或总结时,要我做件华丽的外衣时,会听到“老杨呀,你还是想法把组织问题解决了。”“哈哈……组织有了问题,要我想法,我能解决?开什么玩笑!哈哈......”在他们看来,我为他们做事,我就要拿什么去保证我写出的每个字是干干净净的,他们才能大胆地念给上面与下面听。嘿嘿!他们是党的好儿女,但党没有教他们认识多少字。

     我坚信,做一个不合格的党员,不如做一个遵规守纪的老百姓。这就是我的信仰。

     后来,许多知心朋友和来看望我的学生,都劝我还是把“组织问题解决”了。我也想,多件衣服少些寒,万一什么时候手里的笔戳错了部位,搔得别人很不舒服找我麻烦,组织也有可能帮我抵挡一下。于是,我照着别人的申请书写了份自己的申请书,还加了些华丽的句子进去,交给党支部书记,随后就去听党课。书记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也常常找交了申请的人问这寻那,那叫代表组织谈话。一次,他来到我们办公室,径直坐到马老师对面,把几张纸放桌上:“你这个还要改一改,你看看,上面两点突出,还行。但是下面嘛......”马老师年轻不漂亮,但性感丰满,是一个哈哈能震得地动山摇的那种人。她笑着问:“那我该怎么办?”另一位男老师抢着回道:“你下面茅蒿草生,就找老支书把你下面修、修、修......修改一下得了。”后来,她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也被丈夫以“作风不好”起诉离了婚。我正为自己是个老男人而庆幸时,万万没想到,老支书他又代表党组织找到我,要我缴500元的培训费。而当时我的工资也只有七百多,天啦!交了这钱的话,我一家大小怎么生活?是谁把党比作母亲的,这简直是对母亲的侮辱!

     难道我从小爱戴的“组织”真的有问题?

     从此,知道内情的人绝不会再向我提及组织不组织这件事,也许是心知肚明吧。可是,我刚上高中的儿子却常常要问我“为什么不入党”,“为什么没有一官半职”,等待。估计,他和别人悄悄“拼父”,败下阵来寻找出口了。问多了,问久了,我心里也烦,真的。但是,又不敢多说什么,害怕把他那纯洁的心灵污染了,废了他,所以,只好笑笑说:

     “我被组织遗弃了。”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很抱歉,暂时没有......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