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峡两岸 --> 让我们说说台湾的青年吧

让我们说说台湾的青年吧

作者:云杉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推荐文章 发布时间:2012-04-12 06:13:36 人气:75619 评论:0
标签: 辅仁大学 台湾学生

    台湾的《远见》杂志做过一个调查,花了十几页篇幅想来探讨台湾学生和大陆学生的竞争力。那份杂志看得我很是汗颜,把大陆学生的说那那么富有竞争力而且优秀,而对比出台湾学生的抗压力差、竞争心态不足等问题。当然,这样子的一份台湾的“精英”杂志如此鼓吹陆生竞争力,无非是想树立一个假想敌,好好刺激刺激这群岛内悠闲的青年们,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在全球化的时代,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饿狼在准备着要跟他们抢夺工作和机会,他们要在这么懒散下去就真的是“烂草莓”了。

    大陆的学生是否真的都像该杂志描述的那么优秀暂且不论,只让我们说说那群“草莓族”吧。草莓族这个词带着“光鲜亮丽,在温室中长大,并且一捏就破”的特性,大多指1981之后出生的这些年轻人。他们是一群处在后现代社会里,没有那么高的紧迫感,竞争压力比较小,大学录取率高达96%。他们政治冷感,明明选票在手,可却是全台湾投票率最低的族群。不关心政治,更不关心全球的咨询,在媒体上,说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消息,更多可能是在讲萨科齐的花边新闻吧。

    台湾的大学四年是真的大学四年,第四年不是拿来写论文找工作的,而是还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里修学分。我第一次在教室里遇到大四下学期的同学很是惊讶,我问他有没有找工作,他说不急不急,等毕业了再去找就好。他们的学校里,就算是专攻传媒的学校也很难见到一本像《常识》这样的杂志,我想这是因为他们在体制内部已经相对比较容易可以找到发声的管道,而不用特意自己再去创造一个这样的平台了吧。他们夸耀这样的我们是有抱负,而自嘲自己只是拘泥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关注的都是细小的事情,而在我看来,他们分明是在炫耀自己有更多选择,而我们有时候真的是无奈。

    和这些朋友们待久了,我会感觉到属于他们的“强大”,这强大不是来源于力量和坚忍,不是来源于百折不挠考托福千辛万苦找工作的执着,而是来源于“从容”。从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词呢,那是一个人的修养,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心里有底儿所以自然而然说话底气硬朗腰杆儿笔直的自信。因为这是我的权力,所以我就要告诉你这就该是我的权力。但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又不是趾高气昂盛气凌人如同斗?的,而是温婉的,好像这是一件本来就应该的很平常的事情。

    他们也并不比我们能看见更远的未来,也并不一定能找到比我们将来面对的更好的工作和机会,更不一定能比我们赚到更多的钱住更大的房子,但他们身上那份若有若无的慵懒和洒脱,会让我有一点羡慕,他们活在其父辈们“打拼”下来的时代里,好像已经继承了遗产的小贵族,而无需再像暴发户一样患得患失了。

    我的爸爸是参与了80年代末那场历史事件的一位记者,每每提起那场他直面一整排坦克的壮举,他总是不无得意。他应该得意的。不管那是一个该被怎样的形容词修饰的事件,它都是一个作为中国近代史标志的道碑,它在历史的长河中承接了先烈的旗帜,启发了后人,还把这重任教递到我们手上。爸爸应该得意的,他参与到了那个历史性的事件中,他们那代人做了那样的努力,希望自己的将来,更是自己孩子的将来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更强大和自由的国家。

    他们成功了,其实他们的确成功了,今天我坐在这儿,享受着上一代人辛勤的成果,然后,在我活着的这几十年里,我能做什么呢?我想要继续在历史的长河中承前启后,我想要有一天,我的孩子们可以在太阳底下,像现在台湾的年轻人一样,悠闲的生活。

    说了半天两岸年轻人的不同,听起来都有点儿虚,我坐在那儿发呆,突然拉住一个旁边的台湾同学,问他,你说大陆和台湾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我这个同学楞了一会儿,然后问我,那你说台湾和大陆的青年人哪里相同呢?

    然后就剩下我愣在那儿,是啊,除了普世价值下年轻人们所共有的迷惘和彷徨之外,我们到底哪里相同了?

    他们爱称呼自己为散漫而娇贵,很自觉地承认自己吃不了苦,有时候在感慨对面的我们比较用功之后总要加上一句,“不过,台湾的年轻人比较有创意”。我曾一度怀疑,台湾年轻人的“创意”是不是早已落伍,而这只是他们自己停留在曾经光辉的回忆里的一种自我YY。直到我看到了一节普通的课上同学们做自我介绍的PPT我才认输了,虽然在很多场合他们好像没有陆生那么落落大方,张口就冠冕堂皇的说出一大套理论,但他们如果肯花功夫好好想的话,还是的确在思维和视野上更加开阔。

    你要是非得问这是为什么的话,要知道优酷和youtube的差距不仅仅是看不了艾婶儿的最近言论,而是有好多好多的最新英文信息,当然没有翻译,如果你看的懂英文的话。

    社会发展的进度以及硬件软件设施和行政体制建设,这都是翻来覆去说到耳朵起茧的老话,我也说不出什么新的了,只是若说起它们造成的影响,我想还是“安全感”。不说那些移民,只问问那些费了老大劲赴港生子的父母们,你就知道我们有多么没有安全感了。但是我这些台湾的同学们,他们有,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只需要对自己负责,而不需要来不来就背负起家国天下的使命感,更提不到为此而做出牺牲了。

    侯孝贤的各种淡到没有什么味道的电影应该可以给我作证吧,在我看来《第36个故事里》实在是没什么情节的情节,没什么了不起的激昂和动荡,更没有大时代下小人物随波逐流的命运。有的,只是桂纶镁一脸面瘫,然后又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为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

    也许也就是因此,他们政治冷感,政治摄入度之低会让你觉得简直浪费了这么多的沟通管道和改革制度,随着这几年政党轮替(话说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出现第三次政党轮替?)原先很对立那股民粹热潮也慢慢冷却下来,人民看着立委在电视上打闹也权当是一场闹剧。因为是闹剧,自然也就一笑了之,当苹果日报成功占领了台湾报纸的最大份额的时候,娱乐化的风潮替代了政治主宰了生活。报纸看多了的确有一点无聊,对于娱乐知识甚少的我来说简直有点儿内容千篇一律的感觉。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真的对政治很热心,竟然还会有大学生参与选举。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了,可我们看着我们的社会,还是一种满目疮痍的苍凉。可台湾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么?当然不是,公民报导peopo网站关心民生议题,他们关心到稻田里被强制征收土地的农民,也关心到夜市中的帮派,那些还都是台湾社会现在还黑暗的角落,可他们这种独立媒体得到的关注是非常少的,而这些又是商业挂帅的大众媒体并不会报导的。与之相比,没有什么图片有大量深度报导的南方报系能够在大陆还有真么多销量简直让他们惊讶。

    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心自己的社会,而这又是因为自信还是一种对责任的放弃?台湾在国际的局势中占有一个多么特殊而又危险的位置,也许在商业的引导下有意无意的放弃关心这样的国际局势,也是一种无奈和妥协。不管怎样,台湾就是那个在旁边端着水果看别人打麻将的小女孩儿,就算她再怎么在乎,自己的命运还是在别人的手中,于是整个社会对国际问题的集体忽视,是不是正说明对这样现实的一种逃避?

    当然,也许正因为此,他们更容易有自己的理想,虽然也许不是一些多么了不起的理想,也许只是开个咖啡厅或者自己组个乐团,但问题他们敢于坚持一些不是那么响亮看起来那么“有前途”的理想,只要他们觉得那就是他们想做的。这就是我说的他们所拥有的更多选择,更多的“小小的生活”。

    我的一个同学,他在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大陆交换生的研究生女孩儿,然后爱上了她。所以现在他的目标就是好好努力然后以后去大陆工作,然后娶她。我向他赞叹他的勇气和执着,他给我说,“那是因为你们太功利了”,他说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件投资报酬比特别低的事儿,但是“我的生活不是一场统计学,而是文学。”

    他说我们功利啊…我没法反驳,因为我自己何尝不是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算计着自己的人生,生怕哪一步走错了又落后在不知名的起跑在线,直到有一天其实早已离开了起跑线很远,可还是难以名状用那个标准来反复衡量自己。

    我在这儿不断的遇到大学毕业跑去德国流浪几年再回来工作的女孩儿,遇见去欧洲拿到很好学位然后扎根在大陆的一个国际NGO组织里几年一直为大陆的农民工子弟服务的姑娘。当然这不是常态,也有很多人投入职场在商海里拼搏,只是他们的目光也许放的更加长远。姑娘们不会到了25岁30岁就开始急不可耐的计划着结婚生子,也不会担心他们结婚生子之后的人生就此被束缚在家庭里,也许那个时候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话说回来,我还是在想台湾和大陆的青年到底有哪里相同了。

    要不换个问题吧,大陆和日本的年轻人有什么共同点?

    如果能解答这个,我想我也就有答案了。

    (作者系台湾辅仁大学研究生,《常识》台湾记者站负责人)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很抱歉,暂时没有......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