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生成长 --> 家庭暴力中弱势群体――孩子

家庭暴力中弱势群体――孩子

作者:独园居士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头条 发布时间:2012-04-23 23:36:33 人气:18029 评论:0
标签:

    家庭暴力,顾名思义是某一特定的家庭之中某一位家庭成员对其它家庭成员施以暴力。从暴力的区分来看,暴力可以简单的划分为拳脚暴力和以冷嘲热讽等攻击性语言的冷暴力。拳脚暴力是可以直接体现出其伤痕的,也就是可以明确,可以进行量化的,甚至量化可以进行分级区别,如达到了某一种程度上的伤残。冷暴力是指心灵的受伤程度,对这点而言不像身体外表上的伤痕、淤青、浮肿这样明显,还可以示人,对心灵的可以量化就其这个问题架设之后就能以自证,但是从成长过程中而言,这种伤害又是确实存在的。

    但就其表现形式,人们更多的时候选择愿意关注拳脚暴力,我想也应该是这种暴力之后是可以被证明的,而且是一种最简单的证明方式。你说你被家庭暴力了,请掀开你的衣裳,露出你的伤痕让我看看。而语言暴力如果没有录音机器保留证据,施暴者完全可以否决自己做出过这样的行为,同时如果还是冷暴力里的更高级形式――冷淡或冷漠的态度,这点就需要录像了,对于这种冷暴力实在无法捕捉,更兼有施暴者可以说是你自己意会谬误。

    关注家庭暴力这个环节的人士,更多的时候会直接关注的是家庭成员中大人之间的争斗,常见的家庭暴力新闻里也多是男子对女子进行了拳脚暴力,当然也有女子对男子进行类似的暴力只是这样的发生频率不及前一种,还兼有从身体冲撞的角度来说――男性比女性要有优势这个真实背景及传统思想的影响,故而后一种新闻如果出现,也更大程度只是被当作一个笑谈来看的。坊间的议论声音里对后一种甚至还有这样的言词:我靠,一个大男人还打不赢一个女人,真是垃圾!

    而事实上家庭暴力最容易出现的并非是夫妻之间,反而是强者对弱者的奴役、管制。这种奴役管制常见成年夫妻对老人的缺乏尊重,进行某些语言上的肆意污辱,偶尔也有暴打的场面出现;同时也常见成年夫妻作为强权者对下一代进行粗暴干涉,而我今天想探析的就是家庭暴力中的弱势群体――孩子。

    ――特此说明,并以此为序

    歌手周云篷有一张音乐专辑叫《中国孩子》,同样的他还有一首脍灸人口的歌曲叫《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里面的每一句歌词都是对中国父母的嘲讽,那是直接拿刀捅进肚子拉出肠子的血性。

    孩子对于中国的父母而言,更多的时候是附属品。很早之前,我试图探析中国人对孩子的感情有几个来源的时候,非常露骨无知的这样说过,中国人要生养一个孩子的理由无非就是四条。

    是传宗接代。传宗接代是人类繁衍里不可缺少的环节,如果不再生育,那么人类最终的下场是自我灭绝。而中国人对这点的认识是非常深远的,不孝有三而无后为大,不孝顺都可以容忍,但最不能容忍的是绝后。这种思想影响着中国的所有人,而前些年里重男轻女的思想也与此有关,认定女孩子终是迟早嫁出的人,是不能继承自家香火的人,而能够继承这个香火的人唯有自己的血缘儿子。其实这个环节是经不起推敲的,如果唯一正统的只有儿子,那么谁敢保证自己的后代里不会生个女儿,那么这个香火不还是灭了吗?

    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中国人的思想传统,一个人从生下来之后,需要快速的成长,一旦长大到可以结婚的年龄,那就必须结婚,结完婚要是很短的时间之内不能生育出孩子,那证明这对小夫妻可能有问题,风言风语会随时而来。从这一点来看,中国人的命运从来就没有好过,生下来就是被传统的旧思想所折磨所奴役。

    是爱情的结晶。这一条是相对文雅的、唯美的和带有特别好的人性气味的,但说爱情的结晶也可以说的上,也完全可能是与此毫无关系。生育的前提是生理基础之上的精子和卵子交配成功,而在科技没能做到试管婴儿之前,人类就需要通过身体交配结合来制造让精子和卵子的交配。说的通俗些,生育是做爱的必然产物,而做爱是否真的完全只是为了爱情这就是一个不好说的事,而唯美的唯心价值观需要这么说,而且这么一说似乎也是在生育孩子里最好的答案,就这样饶过这一条吧。

    是养儿防老。养儿防老也是中国的特色传统,尤其在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善之前,等到自己年老体迈之后的生活照料问题,肯定是需要儿女来完成的,这种完成包括着生活资料的提供、精神需求的供给。这也是目前一旦被曝出虐待老人之后,我们千夫所指里的一条暗线,照顾老人是儿女们天经地义的事,那么凡是虐待老人不尽孝的人有什么资格为人?从这个基础之上,生育孩子的本身就是功利心态的,是期待收益与回报的。这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父母声音:我们养过你的小,而你就应该养我们的老。

    第四条是意外的产物。而这一条事实上我已经在第二条里提及过,很多人年纪特别轻的时候就当了父母,如果真的打量一下这对新父母,我们会经常得出这样的结论:连他们自己都是孩子似的,怎么可能就能够完成一对父母对孩子可以提供的保障。这儿我用的词是保障,这个保障一词可以衍生相当多的具体事物,而我不愿意一一细说,仅此。

    而这四条里,我有意识的忽略一条――我们需要有一个爱的对象,需要有一个孩子。我说自己这是有意识的忽略,是因为这一条在现实领域实在太难找,而唯一能够和这条有些相像的就是第二条:爱情的结晶。但爱情这个东西未必能够坚持一辈子,而一个生命一旦真的呱呱坠地,从一对父母能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哭泣之后,就是漫长的呵护过程,这点是爱情的结晶结论里的死穴。

    更多秉承着爱情的结晶、为了爱的人,其实也无法去拒绝另一个死穴,那就是生育孩子的本质是为了更好的捍卫爱情这件事。中国坊间里有一个说法叫女人天性就是孩子的奴隶,一旦生了一个孩子之后,女人如果想要告别这段感情就会增加困难。从现实的事例来看,这种言论的正确程度并不低,事实上女人也还真是孩子的奴隶,但是现在这种现实现象也在被摧毁,原有的基础理论正在告别,但是这种告别的现象是源自诸多现实因素的考量,这点我稍后详述。

    综上所述,我们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些看似要为生一个孩子寻找一条合理的理由内涵时,我们忽略了一个本质的事情,即――一个孩子从一出生,他就是一个特有的生命体,对待一个新生的生命体,我们缺乏一种自源头就尊重的基础。这也就是中国这个国度出现各种父母暴打孩子、冷漠孩子、忽视孩子等等情形的一种必然,而要解决这样一个根本性的陋习,绝非一日之暖就能行的。而现实里,孩子既然是一种附属品,自然也会随着父母的情绪好坏而变得生活里时有晴天时有暴雨,好的时候恨不得好的要死,坏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杀死。而这两种都是极端的构成,就是缺乏平淡流年的意味。

    对孩子进行投资,这种观念已经影响进中国父母的骨髓之中,但从现实的考量里来说,也有例外,例如我这样的山区孩子,这个取决于父母所受的教育程度、自身经历和特有环境的影响,他们没有这个意识。而投资给孩子最多的也就是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而中国的特色是孩子所受的教育只由一个叫国家教育部和它所管辖的教育系统构成,家庭教育和社会环境里的角色教育又几乎是灭绝的,这种单一的教育和国家虽然名义上实施的是素质教育而实质是奴化教育两种情形结合到一块,中国人的思想侏儒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这个事实又被人性里的恶――拒绝承认自我的平庸给抹杀,我们已经找不着未来还是光明的出路,只能在恶性循环中挣扎却没法挣脱。

    同时在给孩子进行的投资中,更大程度上也只是从经济投资的理念入手。投入多少,最后能产出多少相应的经济价值也是一种禁锢,缺乏包容的人文情怀。这种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对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支出是舍得出手的,但是其目的也是按照目前的或可以预见的远景进行的投资,一定要把这种投资换回相应的收益,而收益一旦无法达成,那么读书无用论的喧嚣尘上也是必然的结果。而当下的中国教育制度随着扩招等措施的扩张,教育制度下的教育能力在缩水,同时被教育后的成果也渐被社会所不认可,一个大学生甚至还没有一个辛苦工作的农民工得到的报酬多,而这个时候直接导致的负面效果是许多父母直接拒绝还需要被教育的可能性,社会环境也在助长这样的声音,对孩子的影响可意义自然是严重的。事实上,父母的短视没有预料到一个孩子如果真的能够在教育里寻找到关于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时,他的内心将会更平和、冲淡,其未来的增值空间是农民工远远不能比的。

    而短视几乎是中国父母大多数人的通病,本身就从功利的目的出发,又回到功利结果之上,这样兜转一个圈子回来之后,甚至是一无所得。而这也极大的消解了我们对严肃意义的拷问、追求,连同自己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活过都说不清楚。

    回到具体的案例之中来,我所读到的新闻是2012年4月20日来自云南网的一则《6岁男童未写作业---遭亲生父亲活埋致死》。这条新闻出自新浪新闻中的社会新闻,像这样的标题和特殊的故事自然会被放大呈现,体现出来的有家庭暴力、个人的心理极度扭曲以及社会万象里的一个缩影,更重要的是体现了人性的愚昧。如果我是这条新闻的采摘编辑,毫无疑问我也会把它放大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而关注孩子是目前互联网众多声音里极具力量的一种,就在这一两天由福建某报纸更新出来的新闻关注的是孔融让梨之后孩子的答案:我就不让。当然,这条新闻的解读方向是朝体制教育和体制教育里的老师工作者为矛头的。而我最近几天一直在看从吐鲁番图书馆借出来的《名人传》,这本书是罗曼-罗兰所著,我要特别提及的原因是我读的这个版本是译林出版社的儿童读物,而翻开此书的开篇就有一个儿童文学家梅子涵的推荐文章。

    成年人总是热心。他们得为孩子们想很多事情,而且还会努力地去落实。这成为他们很多人白天的项目,接着还在梦里探讨。他们知道,这是属于他们应当有的一个大良知,因为他们既然有了后代,如果不日以继夜地安顿、引导,那么家园怎么荣茂,这个世代的地球又如何安稳?他们把这个大良知搁在肩膀上,挑成了一副最美丽的担子,他们自己也翩翩的了。

    ――这便是儿童文学家梅子涵的推荐文章的前两段,写的那么美,那么好,那么的温暖人心。但就这个现实里来说,如果对照这新闻来看,那简直是搞笑。

    新闻里的父亲叫李元兆,是云南省会泽县的一个农民。云南我想大家都不会太陌生,但具体到会泽县的时候,可能也没有听说过。我在百度百科里搜索这个县的时候看到一条信息说这是山区农业大县,山区的风光自然是怡人的,但交通不便、人民收入颇低这些是完全可以直接就反映出来的大脑迅息。

    李元兆到现在是28岁,我们简单的算一下,也就是他是1984年出生的人。这个人就如同我老家山区里最普通的一位邻家兄长一般,其家庭贫寒,新闻里有这样一段描述性的文字我们可以直接采引为证言:这个家几乎什么也没有。四间平房依山而建,一面墙是山,另外几面是土坯。屋里黑洞洞,破旧简陋的灶房地上,放了一个茶壶和一口被烟熏得黑黢黢的锅,旁边是一张小破桌。另外三间是逼仄的卧室,几张小床用木板拼凑在一起。灶房前的一扇门没了,地上仍依稀见到一些碎玻璃。

    而这样的贫寒在我的老家山区也是罕见,就我的经历和眼见近乎是没有的。这样的贫寒意味着什么?

    同样的还有新闻里的描述性文字也可以做为证言:李元兆28岁,虽然长年在外打工,也时常回家。几年前,大哥遇车祸身亡,嫂子跑了,留下了一儿一女。李元兆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小超8岁,小儿子小波6岁,妻子在两年前也跑了,至今杳无音信。平时,4个留守儿童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逢年过节,家里唯一的劳力李元兆回家呆几天就走了。今年春节,为了在破旧的房屋前盖两间新房,李元兆呆在了家中。

    李元兆自己亲生的孩子有两个,大的8岁了。这个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李元兆也就是说20岁未到的时候就已经结婚。如果从他的贫寒状态来看,8年前的2004年他的家庭肯定比现在还要贫寒。这样的一个贫寒家庭以及他20岁时就结婚的事实摆放到这儿,我们也可以断定他的学历并不高,以我个人的估测应该是小学毕业,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同样的,这样的一种人,他进城务工能够有多少选择?年轻的时候或许可以凭借血汗、青春进行兑换一定的人民币,可以进入工厂的流水车间工作,也可以去挖煤、挖矿、修路,总之一条,他无法跻身白领阶层,他无法赚取更多的薪水,他也无法更改自己的命运。

    他现时已经是两个孩子,还有两个老人,还有自家哥哥遗留下来的两个孩子,负担不可谓不重啊。这就是农村孩子的另一个悲剧所在,年轻的时候本来是最具备冲闯劲头的时候,却被愚昧的一些束缚给紧紧的捆绑住,无法冲闯,只能悲哀的陷入新一轮悲剧里。

    我想,他的心理不扭曲才是不正常的。他压根不会去读一些普世情怀的书籍,也不可能会到互联网上去寻找相关的开解东西,他的内心里没有救命的稻草,只有日益孤独的心灵在萎缩。这也是我们能够看到他在亲手打死自己孩子之后仍旧麻木不仁的表现,简直就是病态。

    [让派出所所有办案的警官尤其寒心的是,李元兆被刑事拘留后带到派出所,在值班室候审时,因为电视里放着的一个情节,他竟然咯咯笑出了声,当晚还吃下了满满一碗饭菜。][杀人要受到处罚我是知道的,但都失手把他打死掉了,我也没有办法,进来就是接受法律的制裁。只是想着能出去就出去,不能出去就算了。]

    我截取的这种文字足以让愤怒的网民把他枪毙十次,但我不愿意这样轻描淡写的说他,因为我近乎一个知情者,一个底层的生活者,一个同样生活的挣扎者,一个还能够用键盘码出一些文字的人,如果我不说点什么,是对他的冷漠,亦是对自己的麻木残忍。

    从后面李元兆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是一个地道的法盲。他如果和我一样,不说看太多的书,单是看看我前文里梅子涵的那段话,他的内心就会柔软,柔软到认为自己有罪,而且还可以有效的避免这样重度的体罚自己的孩子。

    对农村的教育而言,缺失耐心似乎是一个屡见不鲜的事。2012年春节前后我回家过春节期间,一直在留意这件事,不说太远,就以我12岁的堂弟为例,他的妈妈经常吼叫的就是:xx,你还不给我死回来,小心我打不死你。这种体罚从揪耳朵到挨竹条打,是家常便饭,那么就更别说是言语恫吓这种类型的了。

    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看不到类似李元兆这样用五六斤的石头直接朝自己儿子的后脑勺砸去的。他完全就是一个失常的状态,但这不能为他的过失而辩解,我要辩解的是这样滋生恶的土壤仍旧在,而类似的案例日后仍将会出现。

    留守儿童的特症是缺乏关爱,尤其是与亲生父母之间的情谊快要被斩尽。像李元兆也没有逃脱这一点,就依新闻报道中所说的那样,他逢年过节的回来住上几天,那么一年里这样的几天算什么?依他大儿子8岁的生命里又总共有多少天?他的常年奔波在外,与自己的孩子之间的感情自然也是稀薄的。或许在他的世界里,孩子早就不是亲情血缘的一种证明,而直接就是他生命里的一种磨难,一种他不愿意承受的负担。

    我们应该还要注意到这条新闻里的另一个细节,在李元兆所代抚育的兄长孩子事实上,就是他的嫂子也是离家出走的。而同时他自己的老婆也是逃跑了的。当我用悲悯的心思去浇灌文字的时候,我不知道他那个逃跑的老婆会不会看到这条新闻,会不会痛哭,会不会觉得自己也对不起自己的孩子。

    这就是我前文里留下的空白,此地需要详述的一个东西――农村女性的逃离是越来越多。我无法去责难任何一个人,面对生命的自主权和选择权其实需要的是尊重和呵护,我也没有道德制高点,往往我自己在许多关系到自己家庭问题上的事情也没有处理妥善。但我知道一个事实就是我老家与我同龄或上下年纪的人,那些我的兄弟们多数是在本地讨不着老婆的,农村的女生多数已经出口,出口到她们脚步所到之处觉得还不错的地方,这是她们用自己的生命进行的选择,而没有出口的也是挑本地最好的人家嫁。而我的同龄人或年龄相仿的人也多数是在外地打工,这个群体里不乏有从外乡带回来的媳妇,而这种带回来的本身就是有些虚假前提的。虚假的前提是在打工之地选择谈恋爱,完全可能是因为孤独,也可能是一种功利性的欺骗,真正有感情基础的是极少的,大家都在进行自己的目的,而后当带回到家乡这种特殊的环境里,不适应水土的有一部分,但是更多的人是不适应这种贫穷的状态,逃走就是一种必然。

    我在深圳生活的时候,见过一个特殊的女性,她结过六次婚,而且在这六次婚姻的经历过程中,她竟然生育了三个孩子。那么这些还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当时她还只有26岁。这种不负责的性行为、生育行为,其实每一次都是她所下的一次赌注,她希望凭借这次押宝选对一个男友,可以幸福的共度一生。可结果是每次她都未能遂愿,她便只是洒脱的逃离现场,留下的孩子让原来的男友养着吧。

    而这种类似的经历,我在老家见过很多离异的小夫妻。首先这个离异需要加注引号,究竟是同居的恋爱关系还是真正已经领了结婚证的夫妻关系是不可考证的,其次是这种离异的小夫妻语境是家乡特有的认可理念,一对夫妻回来了,还带着孩子,然后过了不多久,妻已经远离这块地方。离异的小夫妻最终都是把孩子交付给自己留守在老家的父母养育,这点在老家的留守儿童中比例还真是不小。

    这些暴戾的因素没有根除,暴戾的戾气、暴力的血腥只是用不同的面目去上演。但是如果要去寻求一个根本性的病灶,那么可能是城乡二乡结构、贫富差距的日益增大、社会的不公平性越来越倾斜……而这些问题如果只是从外部环境的层面去入手,还是无法从短期之内消除类似的新闻出现,因为人还没有改变过来。人还是那个愚昧的人,在这个情形之下,改变环境只能让未来更美好一些。

    寻求制度上的解决方式,是一种可以明确的方式,当然如果面对制度有可能我们还是无法寻找到突破口,不过这种共识在民间的声音是愈发高涨,我相信不久的未来将会是一种力量并能慢慢去改变这样的现状。但更改人性里的恶,这点却需要从现时就开始动手,用将我心换你心的感染方式,而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已经觉醒的人都可以干的事,做一个燃灯者,做一个点燃自己照亮他人的人,我的方式就是让自己的文字更简单更直白,让那些和我一样没有过高教育学习经历的人也能看懂,也能体会到一样的心情。

    但这篇文字却只是这篇标题之下的上篇文字,因为抛除特定环境下的家庭暴力牺牲者――孩子而言,家庭暴力里关于孩子的悲伤、悲哀还是非常多的。

    2012年4月20日 12:41 完 独园居士 新疆吐鲁番家中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 [2012-05-13 20:21:22] 香港学生会和内地学生会的区别
  2. [2012-05-13 20:17:56] Hessler与何伟在中国的G点相遇
  3. [2012-05-01 00:18:52] 新闻特记:十元店性工作者调查
  4. [2012-04-30 22:43:48] 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
  5. [2012-04-27 06:51:23] 美剧《肯尼迪家族》
  6. [2012-04-24 20:08:47] 钱基博是如何教育儿子钱钟书的?
  7. [2012-04-23 23:36:42] 当民主遭遇自由
  8. [2012-04-19 06:01:39] 晚清为何能挺七十年?
  9. [2012-04-16 01:42:48] 一无所有的一代
  10. [2012-04-16 01:13:29] 印象中国的15个细节
  11. [2012-04-13 21:18:12] 被0分改变的人生
  12. [2012-04-10 19:14:02] 拥有法国妻子英国情人的晚清牛人
  13. [2012-04-07 20:40:48] 高度集中管理中的国度却如何政令不通
  14. [2012-02-12 05:49:27] 那些年,他们一起避往领事馆
  15. [2012-01-17 01:56:30] 王实味的《野百合花》
  16. [2012-01-09 06:35:58]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二
  17. [2012-01-09 06:25:49] 一小时吃两顿饭
  18. [2012-01-09 06:13:19] iDaily的诞生
  19. [2011-12-24 01:16:51] 诗意摄影《生活场景》
  20. [2011-12-19 20:18:43] 金正日是一个“守成型政治人物”
  21. [2011-12-18 23:15:48] 清史纂修前传
  22. [2011-12-14 20:29:37] 受贿1575次:是县委书记创造的吉尼斯记录?
  23. [2011-12-11 05:01:25] 与Harry的对话
  24. [2011-12-06 20:14:13] 保持简单----纪念丹尼斯o里奇(Dennis Ritchie)
  25. [2011-12-06 01:53:12] 恐龙还活着 我们就相爱
  26. [2011-12-06 01:50:57] 信孚要闻(12.2)――为什么有些悲剧只发生在中国?
  27. [2011-12-06 01:45:05] 我是年薪百万的“旅游体验师”
  28. [2011-12-06 01:44:11] “援交”这事道德已经不起作用
  29. [2011-10-20 20:34:44] 信孚电讯(10.20)――失去的声音
  30. [2011-09-13 06:06:40] 911遇到中秋节
  31. [2011-08-29 01:20:37] 那纵身一跳轻如羽毛
  32. [2011-08-28 20:03:15] 唐宣宗为何鸩杀无辜美女?
  33. [2011-08-24 04:32:22] 穷人的身份让我受难终身
  34. [2011-08-24 04:25:19] 官样生活2(11.08.08~11.08.14)
  35. [2011-08-24 04:23:24] 惦从灰尘中抬举贫寒人――读《暗室之光》
  36. [2011-08-24 04:22:26] 开始了解他们
  37. [2011-08-02 03:08:06] 漠视生命,必定死人如麻
  38. [2011-07-30 05:00:36] “完美体制”的覆灭――铁道部废墟的启示
  39. [2011-06-21 21:12:02] 一部百年难遇的励志片
  40. [2011-06-21 01:11:01] 一位幻想变成“机器猫”的中国母亲
  41. [2011-06-14 20:01:43] 我最好的爱情
  42. [2011-05-25 20:01:35] 东西方对律师认识的不同
  43. [2011-05-25 20:00:47] 保护蓝鳍金枪鱼的海报
  44. [2011-05-25 03:35:44] 任志强――凯撒的归凯撒
  45. [2011-05-17 19:47:10] 我的Google Adsense帐户被关
  46. [2011-05-17 19:43:12] 一个苹果赚一生
  47. [2011-05-17 19:40:48] 钱越少,发展得越好――法国国民阵线专访
  48. [2011-05-17 19:37:40] 列宁的阴谋和孙中山的阴谋
  49. [2011-05-05 21:11:49] 转帖:忆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那次理论研讨会
  50. [2011-05-05 21:11:19] 黄包车大战
  51. [2011-05-04 03:58:12] 别了,拉登同志
  52. [2011-05-02 21:04:02] 宇宙十大不可思议现象
  53. [2011-05-02 21:01:30] 大学的文明底线还会溃退多少?
  54. [2011-05-01 23:58:05] 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55. [2011-05-01 23:54:17] 民国军阀怎样办教育
  56. [2011-05-01 23:43:43] 抗战史上著名的“五一”战役
  57. [2011-04-29 21:30:04] 何以为题
  58. [2011-04-29 21:22:24] 《不分东西》: 穿越偏见的战场
  59. [2011-04-28 21:08:40] 明朝的精神毁于谁手?
  60. [2011-04-27 21:04:56] 从日本地震看“社会资本”
  61. [2011-04-26 04:23:33] 一条忍着不死的鱼
  62. [2011-04-25 01:57:15] 欧洲大学小儿科
  63. [2011-04-21 23:16:12] 子宫归去来
  64. [2011-04-21 23:13:34] 信孚要闻:我们该从天价学费中学到什么
  65. [2011-04-21 23:10:38] 儿子,妈妈谢谢你
  66. [2011-04-15 02:30:54] 风华绝代的民国第一奇女子
  67. [2011-04-15 02:28:11] 女儿,老爸教你谈恋爱
  68. [2011-04-12 04:54:58] 一家小餐馆的艰辛
  69. [2011-03-12 01:48:39] 地震、地震又地震!
  70. [2011-03-12 01:43:44] 同一个地震,不一样的心思 --地震后日本政坛随笔
  71. [2011-03-08 19:38:51] [罪爱]: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72. [2011-01-03 04:18:49] 红楼“首席员工”因何遭遇职场滑铁卢
  73. [2010-09-30 07:50:45] 国美之争,赢的是现代商业文明
  74. [2010-09-26 09:19:19] 多想想谁是“东家”,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
  75. [2009-10-09 15:01:43]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在泯灭人性
  76. [2009-08-13 23:13:26] 大炼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77. [2009-07-31 12:06:23] 广电局开讲普通话 贾樟柯上访墨尔本
  78. [2009-06-28 12:02:35] 横琴岛划归澳门 珠海官民恨从心中起
  79. [2009-06-27 09:21:20] 读书:潜规则、血酬定律
  80. [2009-06-25 23:49:02] 此人能活着写出这贴真不容易
  81. [2009-06-16 23:30:35] 对朝政策第四次调整:中立
  82. [2009-06-02 23:44:34] 刘半农与胡适之间
  83. [2009-04-12 11:18:23] 廊坊市长:房地产商投资赔了算我们的 赚了算他们的
  84. [2009-03-08 22:31:39] 林嘉祥是被网络“谋杀”的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