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风流人物 --> 为何封神?

为何封神?

作者:信力建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头条 发布时间:2012-04-27 06:55:00 人气:21460 评论:0
标签: 封神 垄断 统治者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统治者在在位之际,都喜欢“封神”――把自己封为“导师”、“先知”、“天才”,或者在自己治下发现大量“先进人物”、“先进典型”,而后号召大家向他(或她)学习。这些被封的“神”一般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道德神”,即那些符合统治者道德标准,因而被封为神,提供给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比如过去的那些所谓“孝廉”、“烈妇”、“忠臣”以及今天的雷锋、张海迪、丛飞等等;另一类是“学问神”,即那些被当权者视为可以作为真理的掌握者和阐释者的所谓“先知先觉”,比如过去的“主教”、“神父”,今天的“导师”、“院士”等等。

    统治者所以需要封这样的神,原因有二。

    首先,是便于统治。所谓统治者,就是统一治理天下的人,而天下要统一,首先思想行为要统一。怎么统一呢?消极的是屠杀镇压与逼迫:凡是有独自的不同调的思想的人,分别的加以杀戮,放逐,囚禁,这不过是比较明显的迫害。也可以采用隐晦一点的做法,比如,对于思想不同的人,设法使其不能得到相当职业,这样他就非在思想上投降便不能维持生活。于是,一般人为了生活问题只得在外表上做出思想统一的样字。再比如,从前的考试制度(即科举)就只许你从四书五经一套老东西里命意,你有新思想,不考你的新思想;你有新议论╋不准你抒发新议论。你为了中举做官,也只有老老实实等因奉此,替圣人立言。所以科举的结果只是产生一班迂腐书生╋斗方名士╋戕贼了无数青年的思想?积极的便是封神,也就是树立几个大家学习的好榜样,而后号召臣民都像他们一样做好部下,好臣民。通过这些榜样的树立宣传,以空空洞洞的名词不断地灌输在民众耳中,使民众感受一种催眠的力量,不知不觉的形成了支配舆论的势力。对于没有多少知识的,这种宣传是有功效的,可以使得他精神上受麻醉,不知不觉的受了宣传的支配。例如,你到处都看见“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的标语,如其你是一个没有把握的人,日久自然会不知不觉做这样的螺丝钉了。

    其次,封神的目的还在于垄断真理的解释权。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孙中山所谓“训政”思想中看个究竟:孙中山把“建立民国”的过程分为军政、训政、宪政三个时期、三个程序,所谓军政,即“军政府督率国民扫除旧污”,类似军事管制或者说独裁专制;所谓训政,则是指解除军法颁布约法,授予地方自治权,但军政府仍总管全国政权。孙中山把军政和训政分别规定为3年和6年。而所谓宪政,是待地方自治完备,国民得以组织国会,选举总统,制定宪法,从而依法治国。换言之,孙中山认为,中国要从封建帝制到现代正民主,不能一蹴而就,必须经过三个循序渐进的革命程序和建国程序。所以需要这样三个步骤,是因为在孙中山看来,训政就是训导人民使其懂得民主政治,而人民需要训导是因为人民落后、愚昧。他按民主的觉悟程度把中国人分为三类八等,即“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三类和圣、贤、才、智、平、庸、愚、劣八等。训政就是以“先之先觉之革命政府”和政党,去训导人民使其懂得自己是共和国的主人,以及怎样做主人,甚至“要用些强迫的手段,迫着他来做主人”。他有时把革命党比作母亲,把人民比作婴儿;有时又把革命党比作诸葛亮,把人民比作阿斗,反复强调训政的重大意义。换言之,训政的对象是人民,训政的主体则是他和以他为主的“先之先觉之革命政府”和政党!那么,要人民相信他们的确是当之无愧的“先知先觉“,唯一的办法,就是对自己进行“封神”,宣扬自己就是这样的角色。

    最典型的例子当然还是在文革中,林彪对毛泽东的“封神”运动。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有一篇著名的讲话:“毛主席活到哪一天,九十岁,一百多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根据这一思想,《人民日报》1967年11月3日,发表《大树特树伟大统帅毛主席的绝对权威,大树特树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的著名文章。后来,从理论上和历史上掀起“突出领袖”的狂潮。当时曾出笼过《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鼓吹历史上只有毛泽东一个人正确,其他领袖不是反面教员,便是正确领导的陪衬,整部党史就是毛泽东单枪匹马和其他少数领袖人物的斗争历史。譬如,当时曾有单位于1970年11月3日炮制出一个关于领袖问题的理论性文件,名曰:《永远忠于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誓死捍卫毛主席最高领袖地位――学习关于领袖、政党、政权、阶级、群众相互关系学说的体会》,要点如下:(1)在领袖、政党、政权、阶级、群众五个关系中,领袖“是群众的灵魂”,“必须承认无产阶级领袖在革命和历史发展中的决定作用”,“决定着无产阶级的命运,决定着无产阶级政党的命运,决定着无产阶级政权的命运,决定着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命运”。 (2)“党的领导就是毛主席的领导”,“毛主席决定着我们党的性质,决定着我们国家性质,决定历史的发展”,“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党,没有政权,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一切”。 (3)“永远忠于毛主席,誓死捍卫毛主席最高领袖地位。这是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需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需要,是把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进行到底的需要”。所以这么不遗余力地封神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在大树特树毛泽东这一唯一“头脑”的同时,剥夺亿万人民的思考权力与可能。一人为神,则众人为奴。

    这种通过封神来垄断对真理的阐释权的情形在西方也同样存在。众所周知,中世纪是一个信仰的时代,也是一个权威的时代。中世纪经院主义的基本问题是理性和信仰的“权威”问题。中世纪天主教的权威是多元化的,圣经、使徒传统及教父的评注、信仰的规则、教会法典、公会议和教皇等,这些都被列入权威的行列中。当这些众多权威之间出现矛盾和冲突时,中世纪经院哲学是以理性来调和与平衡不同权威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的。在经院主义时期,理性被扭曲成了神学诠释信仰的工具,甚至哲学被沦为了神学的婢女。更有甚者,中世纪天主教把对圣经、教会传统和教会法规等的解释权集于教皇一身,于是罗马教皇顺理成章地被塑造成信仰真理的唯一代言人(也就是被封为唯一的神),而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权根据圣经判定自己的信仰,他们只得臣服于教皇既定的所谓神圣权威,以至于他们只能从各种教皇对圣经解释的小册子中来管窥圣经的一鳞半爪。这样一来,中世纪天主教所谓多元化的权威信仰经过教皇的奇妙过滤,就摇身一变成为罗马教皇是鉴别信仰的唯一权威了,换言之,通过封神,由神垄断了圣经解释权,从而形成了思想的“大一统”。因此,罗马天主教多元化权威信仰,说到底只不过是罗马教皇这个唯一权威罢了。

    要之,我们可以看出:封神的目的无非两个,一是统一思想便于统治,而是垄断真理愚弄人民。所以,我们可以断言:出现在“真理”与“人”之间的所谓“神”(封的“神”)只能是人们探索真理接受真理的障碍,而不是什么中介。人们探索这里所以不需要中介(无论这中介叫“神”,还是叫“专家”“导师”)是因为体生命是第一可宝贵的,“我属于我自己”(意即有自足的归属性与主权)。这也就是我们在《是探索真理,还是接受真理》一文中所说的“我们社会如果希望真理不变质不成为其名称的反面,唯一的选择就是:一般民众放弃被动接收所谓“真理”的依赖思想,将探索真理和把握真理的天赋人权紧紧掌握在自己手中。所谓科学精神和民主思想就是不承认任何人垄断真理的权力。人类对真理的掌握,与权威、权力没有必然的联系。每个人都有发现真理的权力,都有检验真理的权力,都有对一切说教证实或证伪的权力”。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很抱歉,暂时没有......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