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风流人物 --> 新闻特记:十元店性工作者调查

新闻特记:十元店性工作者调查

作者:独园居士 来源: 一五一十部落推荐文章 发布时间:2012-05-01 00:18:52 人气:37866 评论:0
标签:

    从北京时间早上八点多起床,做了点早餐,就忙着查资料,写稿件,把眼睛倒是查的有些花,浏览网页都显得模糊。原本是打算写稿期间,不再写新闻札记的,结果遇上这条新闻《十元店性工作者调查》,其实我依旧不惊讶,并非是自己所定义的理性的冷漠,而是这样的情形在现实里非常多,而且以前也尝试性的写过卖淫是否需要合法化。

    浏览网页而已,不需要添补太多的情感色彩进去。一时心奇,又看了一下这个热帖背后的高评论,觉得还是有必要发个声音出来吧。

    ――姑且称之为序 独园居士 新疆吐鲁番2012年4月28日19:22

    底层的生活者,我一直没有弄懂在中国这个国家里究竟要怎么样才算是底层的生活者,像我这样的人可不可以算到里面?大而无当的语句是空洞的,因为这样的语句里没有真实生命的痕迹。像2012年4月28日来自东南网的新闻《十元店性工作者调查》则是提供一种有生命力的对象,这个凤凰知名媒体人闾丘露薇在2012年4月18日发表在My1510部落也有类似的一篇文章,叫《夜幕下的生活》,点击率已经突破九千多;而收藏进我自己读书博客里的《暗访十年之妓女部落》是2011年1月的事。[为了便于其它有心人想看,后面附录的有我自己读书博客详尽的网址。]

    把人当人看,表面上看起来我们总有些道貌岸然,总能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着万物,嘴里说着其实我是把你当人看的,可事实上呈现出来的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信奉人人生而平等,但要用生活真实的座标系来区别之后,我则打死也不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一种是期许愿景,一种是真实现象,而这种区别事实上在言语之中被表达之后经常会引来不必要的误解,你说自己是前一种,人们便用后一种来反驳;你说自己认同后一种,人们同样可以批评你没有普世价值,所以后来我就对自己说,要想用语言文字去把所有事物都表达出来,是一件极不易的事,对我自己而言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同时还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要表达到对那更难,既然总有人会挑错,我就尽量恪守一个原则,表达自己想表达的吧。

    理性的冷漠是真的有,发现理性的冷漠这件事始自我个人的思考。《读者》杂志刊登过一篇文章,当然文章的主题是反映一个富绅自从某次遇到一个乞丐,他是坐在玻璃窗后的咖啡厅中,而那个乞丐就跪在马路上,他是一位擅长统计的专家,恰好是喝咖啡的空闲时间,就留意看这个乞丐究竟要对多少人次磕头才能成功获得施舍一次。最后,他成功的计算出是69人次,也就是说一个乞丐要成功的乞讨一次,需要向人磕头求救69回才能够。而这个时间段里他一直只是冷静的躲在玻璃窗后,冷静的审视、计算这个过程。当然,《读者》刊发这文的目的在于引导人内心的善,最后这个富绅极其善良,每有空闲必去帮扶中心照顾老人或弱势群体,其态度极其卑谦。

    而这种理性的冷漠对我们的看客何尝不是如此,我们对这些身边的苦难者基本上没有任何怜悯之心,每每见到弱势之人,必定心中腹诽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潇洒转身、痛快决断。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有我们触碰不到的深度,这个深度里有善的成份,也有恶的土壤,人之所以有时候是善恶交替,在于现实利益之间的决择,而这种决择用新闻里最简单的是三千块钱的罚款需要接客150人次,这个简单的数值里面所孕含的信息是每人次20元,而既然新闻里说的是这个群体基本都在每人次10元,那么这个计算方式就太过于幸运,就算我们调和一下,不要最高也不要最低,以每人次15元的值来计算,也可以得出是200人。

    而我在进行这样的计算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可耻的,这就是我自己的理性之冷漠。但新闻传播者这样报道并不算违规,需要的就是还原真相,揭露真实,逼进现实,这是新闻稿件里最基本的要求,如果说新闻价值、时效性等等重要核心价值理念也是相当重要,但要真实就得走进生活,就需要揭开这层长期在正统传媒那儿失声的面纱。长期以来,新闻里出现这个群体的时候多数时间伴随的是凶杀案或其它类型的案情,如果没有这些案情进入,她们的话语权和现实世界里的真实生活就是被遮蔽的,说实话,很多人一提到社会主义的娼妓都会毫不犹豫的搬出毛时代不允许有娼妓,然后甚至还有毛派人士指责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给带坏的,要是这样的事压根就不会出现在毛时代,对这样的高论我只能冷笑之,原来饿死人、人吃人不算罪恶啊?

    回到真实生活里,我愿意用两个层面去说些所知道的。

    有业界人士把性工作者归为四档:最贵的如夜总会“天上人间”;宾馆和洗浴中心的“叮当公主”次之;第三是按摩店、休闲店和发廊,收费过百;第四如站街女,约六十元。而十元店,几乎是低到尘埃里,属于性产业中的“大排档”。――这段来自业界人士的归类,是非常准确的,至于最贵的如天上人间这样的地方,肯定不是底层人士能够消费起的,而且这种地方的陪女还真是姿色上等、艺术造诣颇高,调情、撒娇什么的样样精通,堪称女性的性心理工作专业研究人士,随便拉扯出来一位,要是谈论一点关于对男性的认识,恐怕让许多自诩专家的人士都要汗颜;宾馆或洗浴中心的藏污纳垢是一个多数人心中秘而不宣的事,事实上在发达区域对这件事的秘密营销也做的不错,最让人惊讶的是扫楼发宣传单。扫楼营销这个属于营销形式之一,是一种最令人感到愤怒但又是被成功学洗脑之后的营销人特别推崇的,而扫楼发淫秽宣传单的人,据我所知的过程是专门人士开车把宣传人员送进小区,然后他们便开始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的发下去……塞进住户的门缝里,往往是女主人一回家打开门发现有一张宣传单如下:你寂寞吗?……欢迎致电xxxxxxx。至于第三种是基本消费,而最后的这一种,站街女的价格是可以商量的,这样的站街女在深圳时易见,我在吐鲁番倒是没有见到过,或者在新疆区域内出差也没有见过。

    市场理论里有一个最简单的原则,那就是:有人愿意掏钱出来购买的,自然就会有人做相应的提供工作。这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原则,也是一个通行原则,我一直反感对性工作者这件事说三道四的人,说什么道德问题啦!危及家庭稳定啊!进一步就是制造社会不安定因素啦……都是一些个虚妄之言,我对嫖这个行情相当熟悉,但我从来就不愿意这样去做,于我自己而言,需要花钱购买的身体欲望是可耻的,但我这个自律只针对自身做要求,没必要去拿这事做为自己无力捍卫自己感情城堡的借口。

    只要还有嫖客,就自然会有娼妓。那么为什么不能让她们合法化呢?或者说不要动用政策、法律进行肆意捆绑,对于法律制订者经常会说:制订这样的法律是具备……某某特殊国情的等等,但对于现实的法律执行者来说,这只是一个增加收入的来源而已。

    不觉得很奇怪嘛,有的城市禁止摩托车、电动车(或者叫电瓶车也行),却从来没有去管理过这个城市里贩卖这些交通工具的地方,可等你骑着车上路,遇到一交警说要把你的车给扣了就真的给扣了。而供需原则里,我们的政府管理部门最乐意的就是去管那些能够给他们提供罚款依据的人。当然有人不同意我这个说法,并举例说明也惩罚嫖客啊。我就觉得好笑,人家花自己的钱,嫖自己的娼,这已经算是合法买卖了,你要禁止别人泄欲,那简直是违反人性啊。但凡是人,只要没有心理问题的,特指性冷淡,又或是没有生理缺陷的人,谁还没有个正常的生理需求?哦,难不成都去买玩偶啊?难不成欲望一起,就没事自慰?

    这个问题很尴尬,对不起,女性浏览者。但我真的没有办法避免这样的尴尬问题出现,所以这儿就打住。

    很多人读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很容易犯的毛病是道德症,这个道德症就是自己已经是内圣外王的圣人,而别人都是不堪的家伙。所以,在这条新闻出来之后,见到评论里还会出现说从事娼妓这个行业的人只是懒,还有什么道德败坏的嫌疑,我同样觉得可笑。

    又被蒙蔽了。你们到农村去看看,现在的政策比对城市没职业的人好百倍,生孩子,九年义务教育,医疗都是免费。养猪,种地国家都给补贴,我们不能睁眼说瞎话。图上这个女人“流氓燕”是个网络红人,是炒作。出来做这个的,真正是好吃懒做的人渣,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引自腾迅汉中市网友“韵偕雪竹”

    这条评论已经被很多人指责过了,原本我不应该再落井下石的,但我觉得自己也不算继续墙倒自己也来推,只是想就这个缘由再次阐述一下自己对底层困苦的了解。

    生孩子免费这话是胡说的,要是还是老办法在自己家里生,请一个接生婆,又是顺产,确实是免费,我从武汉回老家,一路上看到用白石灰粉刷的都是:安全生产很重要,去xx医院。这种去医院生娃说是免费的,估计就是脑子被驴踢了,这个不论城市或农村都是一样的,医院不是善堂。九年义务教育,是免费,除了生活费需要提供之外,课本费真的是全免。医疗这个话就有些假,就算参加新型农村医疗合作的人也只能报一大部分,所以用免费这个词还是有失妥当。

    养猪和种地国家都给补贴,有补贴,这是真的。但如果只是这样实在没趣,对吧?连我自己都觉得没有说过瘾。如果真的这么好,为什么好好的农民工不在家里从事农业生产,没事四处流窜到城市的屋檐底下,看别人的脸色死乞白赖的苟活着?农民是相当苦的,看似补贴到位了,但生产资料的成本在增加,原来一包肥料几十元就能买到50公斤,而现在没个百八十的想都不要想;农村的用工成本也在逐年增加,以我2003年的时候为例,那个时候一个普通干活的农工每天管吃也就是二十元上下,那么2011年的价格是六十到七十元不等,这需要看具体是哪一种农活。

    看我这样一说,是不是觉得特别高兴啊?如果照这样算,每天都能挣到六十到七十元钱,那你还四处流窜干啥,不是有毛病吗?我的神仙啊,帐不是这样算的,下雨天干不了活怎么办?同时还有知道这个六七十元每天需要上多长时间的班吗?早上天蒙蒙亮就得去了,每日三顿饭可以把一天的时间耗损约在两个小时,对不起啊,晚饭是等收工之后才吃的,中间的休息时间应该还有两个小时,那么一天正常的干活时间还是有十个小时吧?这还不要紧,要紧的是干的全是体力活啊。嘿,所以我说,别这么站着说话不怕腰疼,一张嘴就说农民好幸福,幸福的全上了CCTV的《新闻联播》,可是你仔细的算算一年到头又真的上过多少农民?

    最无知的莫过于见到有一个“流氓燕”就能想起当年的网络红人,然后还要断定这是一场炒作,就冲这个智商,我批评你都是污辱我自己。

    累了,止于此,我答应三天之后更新《回乡思录之路》篇,我一定要让人看看原来活在这样幸福的农村还不一定是特别幸福的。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 [2012-05-13 20:21:22] 香港学生会和内地学生会的区别
  2. [2012-05-13 20:17:56] Hessler与何伟在中国的G点相遇
  3. [2012-04-30 22:43:48] 纳德和西敏:一次别离
  4. [2012-04-27 06:51:23] 美剧《肯尼迪家族》
  5. [2012-04-24 20:08:47] 钱基博是如何教育儿子钱钟书的?
  6. [2012-04-23 23:36:42] 当民主遭遇自由
  7. [2012-04-23 23:36:33] 家庭暴力中弱势群体――孩子
  8. [2012-04-19 06:01:39] 晚清为何能挺七十年?
  9. [2012-04-16 01:42:48] 一无所有的一代
  10. [2012-04-16 01:13:29] 印象中国的15个细节
  11. [2012-04-13 21:18:12] 被0分改变的人生
  12. [2012-04-10 19:14:02] 拥有法国妻子英国情人的晚清牛人
  13. [2012-04-07 20:40:48] 高度集中管理中的国度却如何政令不通
  14. [2012-02-12 05:49:27] 那些年,他们一起避往领事馆
  15. [2012-01-17 01:56:30] 王实味的《野百合花》
  16. [2012-01-09 06:35:58]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二
  17. [2012-01-09 06:25:49] 一小时吃两顿饭
  18. [2012-01-09 06:13:19] iDaily的诞生
  19. [2011-12-24 01:16:51] 诗意摄影《生活场景》
  20. [2011-12-19 20:18:43] 金正日是一个“守成型政治人物”
  21. [2011-12-18 23:15:48] 清史纂修前传
  22. [2011-12-14 20:29:37] 受贿1575次:是县委书记创造的吉尼斯记录?
  23. [2011-12-11 05:01:25] 与Harry的对话
  24. [2011-12-06 20:14:13] 保持简单----纪念丹尼斯o里奇(Dennis Ritchie)
  25. [2011-12-06 01:53:12] 恐龙还活着 我们就相爱
  26. [2011-12-06 01:50:57] 信孚要闻(12.2)――为什么有些悲剧只发生在中国?
  27. [2011-12-06 01:45:05] 我是年薪百万的“旅游体验师”
  28. [2011-12-06 01:44:11] “援交”这事道德已经不起作用
  29. [2011-10-20 20:34:44] 信孚电讯(10.20)――失去的声音
  30. [2011-09-13 06:06:40] 911遇到中秋节
  31. [2011-08-29 01:20:37] 那纵身一跳轻如羽毛
  32. [2011-08-28 20:03:15] 唐宣宗为何鸩杀无辜美女?
  33. [2011-08-24 04:32:22] 穷人的身份让我受难终身
  34. [2011-08-24 04:25:19] 官样生活2(11.08.08~11.08.14)
  35. [2011-08-24 04:23:24] 惦从灰尘中抬举贫寒人――读《暗室之光》
  36. [2011-08-24 04:22:26] 开始了解他们
  37. [2011-08-02 03:08:06] 漠视生命,必定死人如麻
  38. [2011-07-30 05:00:36] “完美体制”的覆灭――铁道部废墟的启示
  39. [2011-06-21 21:12:02] 一部百年难遇的励志片
  40. [2011-06-21 01:11:01] 一位幻想变成“机器猫”的中国母亲
  41. [2011-06-14 20:01:43] 我最好的爱情
  42. [2011-05-25 20:01:35] 东西方对律师认识的不同
  43. [2011-05-25 20:00:47] 保护蓝鳍金枪鱼的海报
  44. [2011-05-25 03:35:44] 任志强――凯撒的归凯撒
  45. [2011-05-17 19:47:10] 我的Google Adsense帐户被关
  46. [2011-05-17 19:43:12] 一个苹果赚一生
  47. [2011-05-17 19:40:48] 钱越少,发展得越好――法国国民阵线专访
  48. [2011-05-17 19:37:40] 列宁的阴谋和孙中山的阴谋
  49. [2011-05-05 21:11:49] 转帖:忆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那次理论研讨会
  50. [2011-05-05 21:11:19] 黄包车大战
  51. [2011-05-04 03:58:12] 别了,拉登同志
  52. [2011-05-02 21:04:02] 宇宙十大不可思议现象
  53. [2011-05-02 21:01:30] 大学的文明底线还会溃退多少?
  54. [2011-05-01 23:58:05] 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55. [2011-05-01 23:54:17] 民国军阀怎样办教育
  56. [2011-05-01 23:43:43] 抗战史上著名的“五一”战役
  57. [2011-04-29 21:30:04] 何以为题
  58. [2011-04-29 21:22:24] 《不分东西》: 穿越偏见的战场
  59. [2011-04-28 21:08:40] 明朝的精神毁于谁手?
  60. [2011-04-27 21:04:56] 从日本地震看“社会资本”
  61. [2011-04-26 04:23:33] 一条忍着不死的鱼
  62. [2011-04-25 01:57:15] 欧洲大学小儿科
  63. [2011-04-21 23:16:12] 子宫归去来
  64. [2011-04-21 23:13:34] 信孚要闻:我们该从天价学费中学到什么
  65. [2011-04-21 23:10:38] 儿子,妈妈谢谢你
  66. [2011-04-15 02:30:54] 风华绝代的民国第一奇女子
  67. [2011-04-15 02:28:11] 女儿,老爸教你谈恋爱
  68. [2011-04-12 04:54:58] 一家小餐馆的艰辛
  69. [2011-03-12 01:48:39] 地震、地震又地震!
  70. [2011-03-12 01:43:44] 同一个地震,不一样的心思 --地震后日本政坛随笔
  71. [2011-03-08 19:38:51] [罪爱]: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72. [2011-01-03 04:18:49] 红楼“首席员工”因何遭遇职场滑铁卢
  73. [2010-09-30 07:50:45] 国美之争,赢的是现代商业文明
  74. [2010-09-26 09:19:19] 多想想谁是“东家”,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
  75. [2009-10-09 15:01:43]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在泯灭人性
  76. [2009-08-13 23:13:26] 大炼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77. [2009-07-31 12:06:23] 广电局开讲普通话 贾樟柯上访墨尔本
  78. [2009-06-28 12:02:35] 横琴岛划归澳门 珠海官民恨从心中起
  79. [2009-06-27 09:21:20] 读书:潜规则、血酬定律
  80. [2009-06-25 23:49:02] 此人能活着写出这贴真不容易
  81. [2009-06-16 23:30:35] 对朝政策第四次调整:中立
  82. [2009-06-02 23:44:34] 刘半农与胡适之间
  83. [2009-04-12 11:18:23] 廊坊市长:房地产商投资赔了算我们的 赚了算他们的
  84. [2009-03-08 22:31:39] 林嘉祥是被网络“谋杀”的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