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风流人物 --> 鲜为人知的晚清“屠官”岑春煊

鲜为人知的晚清“屠官”岑春煊

作者:刘继兴 来源: 刘继兴的BLOG 发布时间:2012-05-06 19:22:48 人气:52790 评论:0
标签: 张之洞 岑春煊

    晚清时期,官场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有三位: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两广总督岑春煊,时人称之为三屠。张之洞用财如水,时称“屠财”。袁世凯迷信暴力杀伐无度,其一生杀人如麻,时称“屠民”。岑春煊嫉恶如仇,对贪官极其仇视,劾罢不法污吏渎职者无数,时称“屠官”。

    其实说袁世凯“屠民”失之偏颇,他不仅屠民心黑手辣,“屠财”方面更是取之有道颇有手段,极善于揽天下财中饱私囊。说张之洞屠财则很不准确,虽然他“莅官所至,必有兴作。务宏大,不问费多寡。”(见《清史稿・张之洞本传》)。但其与袁世凯之流有本质的不同,即手过钱财无数却从不中饱私囊,所经手的钱财全部用到了公众事务上去了,严于自律,时有清廉之名。《清史稿・张之洞本传》赞张之洞“任疆寄数十年,及卒,家不增一亩云。”

    自然,这只是各就其突出之一项标举以特称,一身而二屠并在者自不免,如袁世凯,兼为屠财好手。每有记载,言其好财货,挥金如土,喜以金钱爵禄羁縻人才,曾对人言:天下无难事,惟有金钱自能达到目的耳。胡思敬《大盗窃国记》论袁世凯,“每幸一姬,辄有犒赏。宴客常备珍馐,一席之费,不减中人十家之产。……敢于用财,视黄金直如土块。”张佩纶《涧于集・致李兰荪师相》谓,袁世凯“骄奢淫佚,阴贼险狠,无一不备”。袁世凯于屠民、屠财之中,屠民居其首,尤在入民国后为独夫民贼,屠杀异己,摧残革命,其财更为屠民所掩而居于后位了。

    岑春煊“屠官”则名不虚传。在代理四川总督时,他居然准备一次弹劾300多名地方官员。你想想,一个四川便有数百名官员下课,这是个什么概念?估计很多镇长,乡长之类的小人物也榜上有名!但幕僚力劝下作罢,但他也坚持弹劾了40多人,9个的时间把长期积累下来的官场弊端一一革除。岑春煊仅两广总督任上劾罢不法污吏渎职者1400多位,使全国为之震动。这样一来,弄得大小官员皆谈“岑”色变,皆呼之为“官屠”。

    岑春煊的屠官之举,以逼令荷兰引渡裴景福和查办广州海关书办、驻比利时公使周荣曜、参劾载振与段芝贵三案尤其引人注目,并不惜开罪了这些官员的后台庆亲王奕?。

    光绪二十九年,岑春煊调署两广总督,时已在庚子大得慈禧赏识之后,岑春煊胆气更壮,在粤三年,办了两件惩治贪污案,分别简述如下。南海县知县裴景福贪污案。裴景福,进士出身,历官广东数县知县。在南海县任上,贪污受贿经查出者,即达银元二十四万四千二百余元。据岑自述,岑先将裴景福革职看管,后裴自愿罚款充饷,外释,逃往澳门,抗不归案。岑派员赴澳门与统治者荷兰交涉,得以引渡,充发新疆。民国后,裴景福花钱运动,竟平安释回,且在民国三年出任安徽省公署秘书长及政务厅长。此事由于在当时反响极大,被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据实写入第一百零三回中,裴景福之名被改成裘致禄,广东南海知县则被改成福建侯官知县。

    至于粤海关书办周荣曜侵蚀巨款案的大致情形,岑春煊在其《乐斋漫笔》中有记述,云:“粤海关监督向为膏腴之地,承平时恒为满人所据,积弊日甚。部定额征每年五百万两,历任监督,均由内务府奏派,一年一更。旗员视为利薮,所派之员,每年解部额均在三百万左右,无一人能解足。余奉命监督,即令奏调之冯嘉锡、朱祖荫两人充该关提调,认真整理,是年即征得六百六十万两,奏明以五百八十万两解部,留八十万两充本省经费。奏入,即奉命裁除内务府派员,以后即归总督监督。并查获舞弊侵饷之库书周荣曜,侵蚀公帑,积资数百万,与官绅往还,俨然世禄。当谭钟麟督粤时,王某倚势相结,得其重赂,荣曜亦恃有护符,隐其蠹国病商之罪,益自骄纵。遂纳贿京朝,广通声气,得庆亲王奕勖之援,筒任出使比国大臣,尚未出洋。余发其奸罪,奏请革职查抄,凡积年赃款,达数百万之多。以一簿书小吏而拥赀至此,并得滥窃名器,贻笑友邦,果谁尸其咎欤?”

    周荣曜以小小一书办,侵蚀之款竟达数百万,他用巨款贿赂庆亲王奕?,谋得出使比利时大臣之肥差,尚未出洋,就被岑春煊揭发,革职查抄。岑春煊动得了书办周荣曜,动不了奕?,岑春煊在谒见慈禧时多言奕?,慈禧问:“汝说奕?贪,有何证?”岑春煊讲了周荣曜运动出使比利时事,“斯时奕?方管外务部,周犯便伊所保,非得贿而何?”慈禧说:“奕?太老实,是上人的当。”

    由于慈禧的庇护,奕?没有被牵涉到此案中。

    庆亲王奕?之子载振时任农工商部尚书及御前大臣,其父乃朝中位高权重的庆亲王奕?。1907年的一天,载振往东三省路过天津,一眼就看中天津艳冠群芳的坤伶杨翠喜,欲纳之为妾,却遭到了杨翠喜的断然拒绝。作为随员的段芝贵听说这件事,即利用手中权力威胁利诱杨翠喜的父兄,给银一万两作为赎身费,杨家被迫应允。段芝贵随即派随从在深夜中将杨大美女送到载振邸中,成了载振的床上物。载振自然是喜出望外,感谢段芝贵玉成美事,他很快面请其父庆亲王奕?,盛赞庆亲王奕?政绩卓著,心细才长,请破格使用。护犊子的庆亲王奕?于是奏请慈禧发出上谕:“钦命天津巡警道段芝贵恩赐布政使,署理黑龙江巡抚,着即前往任事。”

    杨翠喜在载振府上得到专房之宠,因此不见容于载振之妻妾,而段芝贵献妾求官丑闻渐渐泄露,弄得京城沸沸扬扬,被御史赵启霖参了一本。各大报刊如《申报》、《时报》等也不惜版面作追踪报道。

    慈禧迫于清议,派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查办此事。载沣、孙家鼐与奕?父子本来就是沆瀣一气,奕?父子得到事先通报的消息,早就作好了伪证,只说杨翠喜是庆王府所买的使女。

    载沣、孙家鼐草草调查一下,便以伪证复奏清廷。慈禧也不复查,即下诏将御史赵启霖以革职处分,引起舆论的极大不满。

    接着,素以刚直敢言而著称、时任大清邮传部尚书的岑春煊上奏折继续参劾:“段芝贵为皂班之子,李氏家奴,献妓取幸,众所不齿!命为封疆大吏,实属有违官箴。”并面见慈禧详细申诉。岑春煊是慈禧的宠臣,他的上奏自然引起慈禧的重视。获悉真相的慈禧龙颜大怒,旋即再颁上谕将段芝贵革职。时段芝贵已在赴任途中,接上谕如晴天霹雳,十分懊丧,只好中途折返。载振也因此事也不得不具疏辞职。

    岑春煊出身官宦世家,岑家的祖先是浙江余姚人,北宋时随狄青平蛮有功,分封为广西的土司,其父岑毓英曾任云贵总督。少年时放荡不羁,与瑞澄(大学士琦善之孙、奉天府府尹恭镗之子、后官至湖广总督)、劳子乔(大学士劳乃宣的公子)并称“京城三恶少”。光绪五年,捐官主事,十一年中举人,任候任郎中。十五年(1889年)岑毓英去死,岑春煊荫以五品京堂候补,十八年补授光禄寺少卿,旋迁太仆寺少卿,署大理寺正卿。戊戌变法期间岑春煊赶赴京都,与维新派人士诸多往还。百日维新进入高潮之后.岑春煊在康有为的影响之下,屡屡上书条陈变法事宜。光绪二十四年七月初七(8月23日),岑向光绪帝呈递奏折,主张对内外冗滥官员进行比较彻底的裁汰,“务使人历一官,皆有职守之事,不至虚设一位,徒糜厚禄”。此疏深为光绪帝赏识。1898年岑以此书擢升广东布政使。但岑历官不及三月,便与两广总督谭钟麟发生矛盾,改任甘肃按察使。

    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与光绪出逃,岑春煊首先率部勤王,因此获得慈禧的好感,因功授陕西巡抚,后调任山西巡抚。此后又历任四川总督、云贵总督、两广总督等职,他所到之处举新政,办教育,肃贪惩腐,人称“屠官”,英国人称其为“满洲虎”。

    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岑春煊顺应历史潮流,于1912年通电清廷放弃帝制,赞成民主共和。1913年宋教仁案发,首倡讨袁的孙中山、黄兴等多次与岑春煊密晤,岑春煊被黄兴等人推举为全国讨袁军大元帅。二次革命失败之后,岑春煊被通缉,逃往南洋,流落天涯。

    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孙中山发动兵舰起义。陆荣廷电请岑春煊归国主持讨袁战争。1916年岑春煊与孙中山在日本多次会晤,约定联合讨袁。岑春煊并以个人名义向日本政府借得日币100万元及两师枪械。5月1日,在肇庆成立护国军都司令部,众推岑春煊为都司令,梁启超为都参谋,岑春煊在就职宣言中说:“天下之督责,不负两广之委托者,惟有两言:袁世凯生,我必死;袁世凯死,我则生耳!”他号召大家“解除旧怨,与子同仇”,集中精力,共同杀贼。两广都司令部的成立壮大了反袁声势,激励了全国各省人民的反袁斗志,岑春煊在这场斗争中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发挥了重要作用。

    岑春煊是广西桂系开山祖师爷,曾极积迎救过共产党党魁陈独秀,对蒋介石的独裁专政,明确反对“如不改弦更张,足以断送国家而有余。”岑认为“教育者,政治之首务也”,他任官一地,必兴教一方,两广尤其突出,他为广东、广西的近代教育作了重要奠基。九一八事变后,岑春煊积极主张抗日,1932年,他还为淞沪抗战中的十九路军捐助了3万银元,体现了拳拳之爱国心。

    岑春煊从政之余,喜好舞文弄墨,著有《乐斋漫笔》,还曾与崂山太清宫道长韩太初合编了著名的琴曲《山海凌云》。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 [2010-07-18 23:55:49] 专屠贪官的“屠官”岑春煊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