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 用文字记录时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风流人物 --> 道光时期的严重“人才荒”

道光时期的严重“人才荒”

作者:程万军 来源: 程万军:激情与锋芒永在 发布时间:2012-05-13 20:25:27 人气:41360 评论:0
标签: 曹振镛 道光帝 龚自珍 人才荒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暗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龚自珍在写下的这首著名诗篇时,已经被“万马齐喑”的官场压抑得透不过气。他为自己也为“天下人才”大声疾呼,但可惜的是,他所寄望的伯乐“天公”是怎么也“抖擞”不起来的。

    时值道光中期,官场出现严重“人才荒”,新人是绣花枕头,旧人是饭桶。像龚自珍这样的真才只能在“主流官员群”外徘徊。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当时皇帝树立了一个“模范官员”榜样,他就是曹振镛。

 

这是个令人玩味的事情,无论是当世还是后世,曹振镛都是被公认的庸才,这位曹大人没干一件“不寻常”的事。然而位居军机大臣高位长达53年。

令曹振镛名垂史册的,不是他的官职,也不是他的政绩,而是他的一句名言――“多磕头,少说话”。这句名言可谓“经典庸官语录”,被之后无数尸位素餐者视为“官经要诀”。

然而,当了半辈子大官的曹振镛,什么大事也不干却恩宠有加,难道他的恩宠是白捡的吗?非也。庸官发迹,自有他的一番“道行”。除了世人皆知的“多磕头少说话”,还有一个“绝活”也是曹振镛“得道”的要领。而曹振镛的发迹,也正是靠的这个“绝活”。

 

曹振镛一共伺候过乾隆、嘉庆、道光三位皇帝,在乾隆时期,他只是个不起眼的翰林院编修,在嘉庆时期,他开始受重用,到了道光时代,他大红大紫。

嘉庆为什么重用曹振镛?此间曹振镛虽然也没干大事,但在一项工作上“业绩突出”。那就是判卷的“学政”。主考科考判卷上,曹振镛特别认真,考生蛛丝马迹的错误,他都能发现,所以他判过的考卷,别人都挑不出错。

 

到了道光时期,曹振镛的这项本领得到空前发挥,众所周知,道光是一位“克勤克慎”的庸君,皇帝之好,正是振镛之长。 

道光时期的曹振镛,就是靠“校对”发迹的――

嘉庆死后道光继位。嘉庆帝临终时,托四位军机大臣拟缮遗诏,其中说高宗乾隆帝出生地为热河承德避暑山庄。这份遗诏拟成后,道光帝作了审阅,“未经看出错误之处”。遗诏顺利出笼,颁告天下,满汉文武百官都没挑出什么毛病,但是,曹振镛的“绝活”此刻再次发挥,他发现:乾隆帝出生地应是北京雍和宫,而不是热河承德避暑山庄。奏报道光帝。道光喜怒交加,降旨,写遗诏的军机大臣退出军机处,各降四级,而曹振镛平步青云,荣任军机处领班。

因为挑出了皇爷爷(乾隆)出生地之错,曹振镛在道光皇帝任上大红大紫,固宠军机大臣之位十四年。

 

“校对”在一般眼里,也就是个编辑之才,非大才。而曹振镛上司道光眼里,曹振镛不仅不是大大,而且难得人才。道光求全责备,特别挑剔,但在“曹校对”那里,他实在挑不出一点错。二人你“挑”我“校”,简直绝配。

重用曹振镛之后,道光感到轻松了很多。

这位皇帝素以“勤政”著称,每天都要批阅大量的奏章,但他一个人精力毕竟有限,实在是苦不堪言:要是仔细看,夜里不睡觉也看不过来;不认真看,又怕被臣下欺骗。这时,对皇帝的心态“了如指掌”的曹振镛出了个绝招:

    “抽查几个,找出字面错误,下边打上来的报告就不敢糊弄领导了。”

  此法果然灵验,令道光既维护了勤政认真之名,又省时省力。大臣们从此战战兢兢,上奏字斟句酌,惟恐被皇上抓到一自之错。他们把精力放在遣词造句、引经据典上,而对国是的主张见解却忽略不计了。

在官场上,道光充当的是一个“总校对”的角色。而曹振镛是“执行总校对”。这君臣二人的审阅制度,不挑真知灼见,专挑错别字,令官员把许多精力花在“细枝末节”上。人人以“圆滑弥缝”为做官之能事,不但有用的人才因之而销磨殆尽,而且国家大事也无人操心、彻底埋葬了官员的进取之心。

 

这是官场旧人状态。那么官场新人如何呢?

清朝是固化科举制的朝代。官场新人大都出自考场。科举取士是封建时期选拔官员的唯一公开形式,不能否认历朝及第者均无人才,许多历史有为人物也是科举出身,然而道光时期的科举考试,却几乎是毁人的仕途游戏。

守旧的领导喜欢求全责备。根据领导的喜好,曹振镛的判卷标准――只要八股文做得好,滴水不漏,就给以优加。至于文章里有没有治国安邦的“真知灼见”,却忽略不计。龚自珍会试曾撰《御试安边抚远疏》,其文质与王安石政改策论颇有一拼,但主持殿试的曹振镛却“以楷法不中程,不列优等”,将龚自珍置于三甲开外。

如此一来,那些读书人为了中第登科,纷纷画地为牢、造茧自缚,行文循规蹈矩,毫无个性,所以真正被选中的,往往是些“绣花枕头”。吹毛求疵的“曹振镛式科考”废掉了大批有才华的读书人,使得入仕官员的素质“一代不如一代”。

 

一心当好“校对工”的曹振镛死在了“总校对”道光皇帝前面,曹振镛死后其画像被纳入紫光阁陈列显赫功臣行列。道光亲笔题词,意即“学习振镛好榜样”。

曹振镛死时正值道光中期,此时官场庸才辈出,出现严重“人才荒”,中国社会进入“日之将夕,悲风骤至”的衰世。

人言曹振镛害了道光,起到了尸位素餐的模仿带头作用,导至官场尽数庸人。岂知哪有领班主宰老板之理。只有那样的老板,才造就了那样的领班。不是曹振镛害了道光,而是道光埋葬了人才,害了群臣。

曹振镛一生不为,却荣光一身,这给当时的官员发出的是逆淘汰信号。道光赞曹“克勤克慎”,其实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别解,透出的是主宰官员命运的皇帝游戏之规。

 

一个国家官员,最重要的是什么?治国平天下,凭的又是什么?

道光和曹振镛,从私德来看,似乎都是无可挑剔的。他们节俭奉公,穿带补丁的裤子上朝。但是国家的进步却不以官员的私德为衡量标准,而是要看他的政治能力,政治能力中最重要的,一个是选才,另一个就是制度创新力。

  从制度创新力和选才来看,曹振镛和道光皇帝都是不及格的领导人。他们一不改革,二毁人才。以刻薄为能事,抓小放大,彻底把官场变成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庸人天地。

分享到新浪微博
您可能还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1. [2011-04-25 01:59:49] 中国的问题在于文化的断裂
    暂时还没有和您志趣相投的朋友评论,要不您先来?请见下方评论提交处:
看后有何感想?写一写吧!
昵称(*): 邮箱(*): 主页:

(昵称、邮箱和内容为必填,邮箱将被保密!)

  
© 2005 - 2009 - 本页面所有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站长Email:somelog@163.com

京ICP备09017802号

我要报警